浙江榨汁机销售联盟

如果爱你只有这一次

clean资源屋2021-08-29 16:22:56

我拥有全世界最好的丈夫,直到那天,他逼我打掉我们的孩子。婚姻破裂的那天,下着小雨,我做了一桌子霍霆琛爱吃的菜,又换上了新买的性感连衣裙,坐在沙发上,盯着墙上的挂钟发呆。我怀孕了,我要等丈夫回来,一起分享初为父母的欢喜。砰,别墅的门推开了,霍霆琛推门而入。“老公,你回来了。”我欢喜的迎上去,扑进他怀里。霍霆琛反手扣住我的肩膀,面色有些怪异:“妍妍,你真的怀孕了?”他眉头紧蹙,疑惑的语气,就好像他不那么高兴一样。我一怔,嘴角却依旧微笑着:“怀孕五周了,医生说胎儿长得十分好。”我清楚的看到霍霆琛眼里的光亮消失,嘴角的笑意戛然而止,片刻后,他推开了我,复杂而又幽深的视线看着我。我愣了,小心翼翼拉住了他的手:“老公,你不高兴么?我们结婚都一年了,感情稳定,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我们能抚养孩子长大,能教孩子读书写字,能…”“别说了。”霍霆琛沉着脸打断我,直接拖住了我的手:“把孩子打掉!”“为什么?”我惊得瞪圆了眼睛,嫁给霍霆琛一年,我一直都以为我们感情很好,虽然他也有说不想过早生孩子,可我心里想着,有了便有了吧,却没想,等我怀孕的时候,他会如此待我。霍霆琛不答,看清了他眼里的决绝,我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双手拽住了他的袖子,急急的哀求着:“不,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不打掉,我要生下来。”“听话。”霍霆琛捧住了我的脸,面色和缓了些许,只是语气却丝毫没有放松:“乖,如果你爱我的话,那就别让我为难,去把孩子打掉。”“你知不知道,这样也会让我很为难。”我身子僵硬,泪流满面,在对上他无情的眸子那一刻,我挺直了脊背,冷然开口:“霍霆琛,你给我一个打胎的理由!”霍霆琛扭头看了我一眼,却没回答我,而是强硬拽住我的手腕:“走,我带你去医院。”我哭闹着不肯,挣扎间带翻了一桌精心准备的菜肴,滚烫的浓汤如数倾倒在我的脚上,我却不觉得痛,而是绝望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你疯了!”霍霆琛惊叫出声,急急把我抱了起来,他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那样的紧张,就好像他还爱我一般。我双目含泪,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个多情又无情的男人,双手抱住了他的脑袋,啜泣着说:“老公,求你了,如果你爱我的话,就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我会乖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好不好?”霍霆琛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丝毫没有任何动容。我被强行拖到了医院,手术室门口,眼见都走投无路了,我双腿一屈便跪到了地上。我死死抱住霍霆琛的腿,昂头,泪流满面的说:“我一定要生下孩子,如果你非要逼我,我们就离婚吧!”

                                                          

2:别挑衅我的底线      

我很爱霍霆琛,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将离婚二字说出口。和霍霆琛的这一年婚姻,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光,可这一切幸福的表象,在我怀孕的时候被残忍打破了。“我是认真的,求你好好考虑。”我昂头,红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我心中想着,他若是爱我,肯定就会有所顾忌。可在他逼我打掉孩子的时候,我就该明白,他从未爱过我。“不要拿离婚威胁我。”霍霆琛脸色瞬间垮了下来,眼里寒芒四射,这个往日疼爱我至极的男人,心狠的将我迫到墙角:“宋妍,别试图挑衅我的底线,否则,我不介意拿你的父母孩子与你陪葬!”我喉间一阵腥甜,声嘶力竭的吼道:“霍霆琛,你就是个魔鬼,你根本就不爱我!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娶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让我受伤!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试图想从他眼里找到一点愧疚的成分,但他的下一句话,却将我所有的不甘打回原形。 “宋妍,别逼我。”呵!是谁在逼谁?对上他冷漠无情的脸,我心中绝望,可孩子是我的骨肉,又怎么舍得放弃?“求求你,我求求你了!”我厚着脸皮跪在地上,匍匐着一步一步挪到了他的跟前,紧紧抱住他的膝 “霍霆琛,求求你了,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我孩子的父亲,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好不好!”可是,霍霆琛却一根一根掰开我的手指。“还愣着干什么?”他铁青着脸冲着那些医生吼道,很快,就有人七手八脚过来要拖我去手术室。我的胳膊被人拉起,膝盖摩擦在地上,火辣辣的痛,我嗓子都快嚎哑了,几乎都叫不出声音。近了,我快要被拖到里面了,却忽然,响起了熟悉的铃声。霍霆琛接通电话,那一刻,他狂喜的叫了起来:“你说什么?妍妍醒了?”还有一个妍妍?我一愣。我忽然想起当初刚认识的时候,霍霆琛叫我妍妍,我说我还有小名,我妈他们都叫我贝贝,他不理,他说妍妍好听。这一刻,我如遭电击,感觉自己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无边的困局一样。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自己绝不能放开他,不知哪来的力气,我一口咬在抓我的人手上,挣开他们向霍霆琛跑去。我试图拉住他不让他走,他却转身给了我一脚。那一脚刚好踹在我心窝子上,他目光阴鸷,嘴角却泛出一抹藏也藏不住的笑容。“宋妍,给我老实点!”留下最后一句话,他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霍霆琛走后,我以死相逼,医生也不敢为难我。回到别墅,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万般思绪浮现在心头。我想了一晚上,决定不管外面的妍妍是谁,我也要留下孩子,以妻子的身份。如果他*了,为了孩子,我也要把他拉回来。霍霆琛*未归,我打不通他的手机,决定去公司找他。                                                                          

3:不过是个替身      

我刚到公司,恰好看到霍霆琛从门口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在打电话:“妍妍,你感觉好些了吗?想吃你最爱的周记砂锅粥和李记灌汤包吗?你等着,我马上给你送过来!”我脑袋一空,脸色发白的站在原地。周记砂锅粥,李记灌汤包。 这都是霍霆琛从前常带我去吃的,他说他喜欢。可现在我才明白,这都是那个女人爱吃的。我眼泪汹涌而下。 他有心爱的女人,却不是我,他叫着我那个女人的小名,带着我去吃她爱吃的东西。原来,我自以为的深爱,不过是个替身。事已至此,我早该绝望,却不死心的跟着他,一路跟到城西的医院。透过病房未关严的门缝,我看到里面霍霆琛正在喂那个女人吃东西。那个女人面色泛黄,嘴角的笑容却是幸福无比:“霆琛,我都睡了三年了你还等着我,我一醒来你就来照顾我,我真的好感动啊!”“说什么傻话。”霍霆琛拿纸巾温柔的为女人擦拭嘴角的汤汁,满脸爱意的捏了捏她的脸,动情的说:“妍妍,我一直都在等你,等你好了我就娶你,好不好?”他一直都在等她,那我呢?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个笑话么?我的心像是被搅拌机搅着一样,撕扯成了无数的碎片。在女人答应他的求婚之前,我颤抖着手,猛地推开了病房的门。霍霆琛回头看到是我,眼里划过一闪而逝的凶光,骇了我一跳,我却还固执的挺直了脊背。“老公,她是谁?”我直勾勾盯着女人的脸,故意问。那女人脸色一白,眉头蹙了起来,眼里闪着泪光:“霆琛,她…”“没事,就是一个出卖身体的女人,我这就把她打发走,妍妍,你别怕。”霍霆琛安抚的拍了拍女人的肩膀,起身,面色铁青的把我往外推:“宋妍,你快给我滚出去。”我不出去,反而从霍霆琛咯吱窝下钻了出来,快步窜到女人的病床前,看着那张与我至少六分相似的脸,我心碎得几乎要昏死过去。替身一事证据确凿,我却还咬着牙,张着沁着血腥的嘴唇,一字一句的开口:“老公,我们结婚一年了,你都不承认吗?你逼我打胎,也是因为她,是吗?”女人眼里有过一闪而逝的恨意,很快便缓和过来,淡淡开口:“你好,我是于子妍,我知道霆琛找了你只是因为太过思念我的缘故,谢谢你在我生病期间对霆琛的照顾。”她三言两语便将我剥离在他们的世界之外,我心乱如麻,失控的就大声吼道:“你什么意思!我是霍霆琛法律上的妻子,你凭什么对我说这种话,你就是个小三…”“啪”,重重的一巴掌,打得我往后滑了几步,我捂着火辣辣的脸,惊恐抬眼,我再一次确认,霍霆琛眼里的凶光是真的。“别再发疯了!”霍霆琛用力扼住我喉咙,嘴角噙着嗜血的冷笑:“宋妍,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就识趣点,打掉孩子离婚,要不然,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4:离婚吧          

霍霆琛的手不断在收紧,紧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是真的想杀掉我,我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我愿意离婚。”我用力闭眼,不忍再去看这个击碎我美丽梦幻的男人。“我说,打掉孩子,离婚,宋妍,别试图混淆视听。”霍霆琛再一次重复道,声音比上一次更为冷漠。“那是你的孩子,你真的就那么狠心吗?”我猛地睁开眼睛,泣血的瞪着这个男人。霍霆琛扬唇,嘴角缓缓勾勒一抹残忍的笑意:“一团没有生命的血肉而已,留着给你找机会牵扯不清么…”“啪”,我扬手,竭尽全力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我知道他不爱我,他侮辱我,可以,可是,那到底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能没有人性呢!霍霆琛没料到我会动手,他顶着巴掌印,盯着我看了好半响,缓缓摇头。“这一巴掌,算我欠你的。”霍霆琛眸子阴冷,阴鸷的视线紧锁着我,含着不容置疑的味道:“打掉孩子离婚,房子车子都给你,我再给你五百万财产补偿。”他拽住我的手腕,扯着我便向外拖去,我不肯,我试图挣开他,他却握得我死紧,像是要把我的骨头捏碎一般,我急了,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他手上很快就血肉模糊了,却还是不肯放手。他拖着我把我带出病房,我被他抵在墙上,他声音低沉中含着几分无奈:“宋妍,如果你再闹下去的话,别怪我不讲情面。”情面?呵!痛到了极致,我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我昂头看向眼前的男人,就好像从来不曾认识过他一样,凄厉嚎叫道:“霍霆琛,你对我讲过情面吗?当初是你别有用心接近我,让我误以为自己是被宠爱的公主,现在我怀孕了,你却残忍的要打掉我的孩子,夺走我的一切,是你打乱我的生活,却又来责怪我,这对我公平吗?你有没有心?你到底还有没有心?”霍霆琛眼眸微眯,眼里有过一闪而逝的愧疚,瞬间便恢复冷冽的寒芒:“你先回家,躺在床上好好想一想,等你情绪稳定了,我就带你去医院,处理掉孩子,咱们就去把手续办了吧!”他决绝的转身离去,我颓然的靠着墙,身子无力的滑了下去。我曾耗尽心力爱着这个男人,可到头来,却只落得这么个狗都不如的结果。被爱和不爱,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从医院回去后,我一个人在别墅待着,不吃不喝,甚至连动弹一下都不想。第三天的时候,我忽然想明白了,既然霍霆琛心很无情,那我就去求于子妍吧,她为了让我早点腾位置,大概会帮我想办法吧!我赶到于子妍的病房,可当我说明来意,她却笑了:“宋妍,你以为不肯签字就能拦住霆琛吗?再说了,我为什么要给我未婚夫留下一个不定时炸弹?”是啊,是我天真了,我不肯签字拦不住他,他又不是没有强行把我带到医院过。“要是我死活不肯签字,总要拖拉一段时间的。”我几乎都要呕出血来,却强迫自己放低身段说:“于小姐,求你了,只要能留下孩子,我什么都肯做,好不好?”于子妍听罢,沉默了片刻,忽地出声:“你真的什么都肯做?”                                                                                                

5:跪下来求我        

“那就跪下来求我。”于子妍接着说道。我一怔,抬起头来,盯着于子妍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怒吼:“你还不如杀了我。”“杀了你能有什么好处?”于子妍起身,逼近了我,捏紧我的下巴,冷笑的说:“你敢*我的男人,我就要看着你痛苦,要一点点抹杀你的尊严,弄死你的尊严,毁掉你的婚姻,这样才过瘾,不是吗?”“你这个贱人!”我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撕碎于子妍那张阴狠狡诈的脸。我刚上前一步,可就是这时,于子妍忽然拔掉手上的针头,闭眼,针头狠狠扎进她的肉里面。“你为什么扎我?”她捂着不住流血的手,楚楚可怜的哭道。而与此同时,病房的门却被推开了。“你怎么样?”霍霆琛心痛的捂住于子妍的伤口。“没事…”于子妍虚弱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却还大方的劝慰道:“霆琛,别怪宋妍好吗?她一定是太伤心了,才会不肯离婚,才会对我逼迫我!”霍霆琛闻言,身子微微一颤,扭头来看我,那目光活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我站在原处,拳头紧握,眼睛里几乎都要喷出火来:“霍霆琛,我没有拿针扎她,是她自己扎自己,是她在撒谎啊!”“做错了事还敢狡辩!”霍霆琛再次掐住我的喉咙口,眸子微微眯起,眼神里全是冷漠:“宋妍,我早就说过,敢挑衅我的底线,就别怪我不给面子。”“你想怎样?”我惊恐开口,对上霍霆琛那冷冽如冰的眼,我身子下意识的不住后退:“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求你了,不要打掉我的孩子。”“你放心,我不会打掉你的孩子。”霍霆琛冷嗤,手上放松将我用力往后一推,我被关在了门外面。这之后,我忐忑不安的过了几天,始终没有等到霍霆琛的惩罚。就在我都以为他是说说而已的实话,却忽然接到我妈的电话。我爸出事了,他酒驾撞死了人,关进了局子。我急匆匆赶回家中,可一进门,迎来的就是妈妈的一巴掌。“妈…”我捂着发痛的脸,痛苦的说:“妈,你干嘛打我?你怎么…我妈双目肿胀,眼圈泛红的瞪着我,半响,重重开口:“宋妍,你爸是跟着霍霆琛出去才出事的你知不知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霍霆琛还对着我笑,他让我劝劝你,不要跟他对着干,让我…”我喉咙一阵腥甜,我怎么也没想到,为了逼我打掉孩子,他竟然心狠如斯。“霍霆琛要你打胎你就去呗,宋妍,你自己任性可以,别拿你爸的命开玩笑。”我妈哭得泣不成声,我呆滞的站在原地,一句句泣血的质问,逼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妈…”我扣紧了妈妈的手腕,沙哑着嗓子哀求道:“你别急,我这就去找霍霆琛,这就去…”“我先陪你去医院把孩子打掉。”妈妈反手握住了我,拖着我就要往外走。我一愣,着急就要挣扎,我妈不让,气急了,又是一巴掌打到我的脸上,尖叫着吼道:“你还要留着这个小杂种是吗?宋妍,我怎么养出了这么个白眼狼,你非要害得家破人亡才甘心是吧?”                                                                                                                          

6:我爱的是于子妍      

“妈…”我张了张嘴,嗓子却沙哑的说不出话来,眼泪模糊了我的整张脸,我多么想告诉我妈妈,它不是小杂种,它是我的孩子,是她的小外孙啊!“别叫我我妈妈,像你这样执迷不悟不知廉耻的女儿,不必叫我妈妈。”妈妈摆手甩开了我,凄厉冷笑:“宋妍,我当初就说过齐大非偶,你不信,现在你自己惹出事了又不听我的,你自己去解决,要是你爸出不来,你也别回来了!”我脑子里嗡的一声,竭力扶住沙发才勉强站稳身子,妈妈却拖着我,毫不留情的扯着我胳膊将我往外推。家里的大门砰地一声关上,无论我怎样哭喊,这扇门也没有再打开。我蹲在门口哭了很久,直到双腿发麻这才离开,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赶去医院。我要去找霍霆琛,我要去问问他,为了逼死自己的孩子,连老丈人都不放过,世界上还有没有天理!我刚到楼下,便看到了推着于子妍散步的霍霆琛。于子妍长发披肩,一身粉色连衣裙,她面色白皙红润,霍霆琛推着她从花树下走过,些许花瓣落在她的发梢,霍霆琛低头,轻轻的为她捡起头顶的花瓣。那样的温情,逼得我眼泪差点就又滚了出来。不,我吸了吸鼻子给憋回去,没什么好感慨的,我今天是来质问的,我再也不想惦念这个无情的男人。我揉了揉酸涩的鼻子,双手执拗的握紧拳头,一步一步上前。霍霆琛回头,看到是我,面上浮了些许笑意:“宋妍,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他云淡风轻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恨不得撕碎他淡然的伪装,冷笑的盯着他,吼道:“霍霆琛,有什么冲我来,我爸哪里招惹你了!?”霍霆琛面色微沉,藏不住的阴寒笑意:“希望过几天庭审的时候,你还能这般嘴硬。”“你...”我气得握紧了拳头,也意识到自己是来求人的,我火辣辣的目光盯着他,竭力压抑住火气,片刻后,重新开口:“说吧,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爸?”“我的要求你一直都知道。”霍霆琛声音很轻,却又很坚定。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咬紧下唇,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悲凉:“霍霆琛,我好歹也是你娶进门的妻子啊,你别那么无情好不好,我答应你,除了打胎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看在我陪了一年的份上,放了我,行么?”“无情么?”霍霆琛讽刺的勾起了嘴角:“结婚第一天我就警告过你,是你自己不老实偷偷怀孕,能怪得了我么?你也不要怪我,毕竟我爱的是妍妍,任何让妍妍添堵的事情我都不会允许它发生。”我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就凉到了心底,为了不让于子妍添堵,他用尽手段弄死自己的孩子,他对于子妍,可真是爱得深沉啊!“霍霆琛,你不会做噩梦吗?凌驾在一条人命上的感情,真的就安稳吗?”我咬牙切齿,恨不得掀翻了眼前的轮椅。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霍霆琛上前一步挡住于子妍,用力撅住我的下巴,阴狠的视线逼视着我:“宋妍,你还是将心思放在自己亲人身上吧!还有一周你爸的案子就要庭审,希望在此之前,你尽快做出选择!”                                                                                     

7:宋妍,我反悔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回来的。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是父亲,还是孩子,我心里混沌一片。短短几天的时间,我瘦了十多斤,可饶是如此,我妈还是不肯放过我。庭审前天,我妈熬不住给我打了电话:“宋妍,你到底躲在哪里?”我用力咬紧下唇,不敢出声,我是女儿,也是母亲,我多么希望,我爱的那些人都不要再逼我了!“宋妍,你是不是非要逼死你爸?行,那我就下去陪他!免得被你个不孝女气死!”见我不吭声,我妈冷笑的说着。我急了:“妈,你要怎样?”“不要你管。”我妈说着,挂了电话。无论我再怎么打过去,她都不肯接了,我的眼泪再一次汹涌的滚了下来,我妈竟然威胁我要去死,我…我用力闭上眼,指甲陷进手心里,任由狂乱的海风吹到我脸上,干涸了我脸上的泪渍,我终于做出了决定。我到医院的时候,我妈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我,她依旧没有好脸色:“早晚都得打掉,宋妍,你这就是瞎折腾。”我说不出话来,虽然我理解我妈妈,可我却仍然不能接受,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我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挂号,检查,再然后,我躺到了手术床上。“恭喜你,你终于要如愿了!”我给霍霆琛发了短信。药效渐渐上来,思绪渐渐虚无,我的眼睛缓缓眯上。意识涣散的最后一刻,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霍霆琛焦急的脸…我再醒来,是在陌生的大床上。我挣扎着刚要起身来,却忽然,房间的门开了,霍霆琛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还放着清粥和小菜。他久违的贴心,我却觉得可笑,我缩在了墙角,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冷笑:“孩子没了,你开心了?终于能放过我爸了?”霍霆琛眉头飞快的蹙了起来,沉默了半响,开口:“宋妍,别担心,你的孩子还在。”他语气平淡,我却吓到了,我尖叫着窜了起来,掀翻了他手上的托盘,嘲讽道:“别搞笑了霍霆琛,都要离婚了还安慰我,有意思吗?”托盘上的东西一股脑掉到床上,有些还流到他的手上,他手肘都烫红了,他疼得嘶了一声,用力抬起了我的下巴,阴鸷的视线撅住我,嘶吼道:“我反悔了!我反悔了不行吗?宋妍,从今天开始,你就老实给我在这里待着,直到在这生下孩子为止!”我蒙了,怎么也不能消化这个事实,霍霆琛却对我失去了耐性。“爱信不信!”他冷哼一声,丢下我,拂袖而去。房门砰地一声关上,犹豫了很久,等我追出去的时候,霍霆琛已经不见踪影了。我想出去找他,门口的保镖拦住了我,拽住我胳膊把我往里推。我回到房间,想找到手机打电话,却失望了。这栋房子里,无论是手机,电话,还是电脑,任何通讯设备都没有。看着那扇朱红色的大门,我也是这个时候才无比郁闷的发现,我被软禁了。                                             

8:我留下来陪你      

我在这所密闭的别墅里度过了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有时盯着窗外的海发呆的时候,我甚至都要怀疑,如果有一天我死掉了,到底是寂寞死的,还是耐不住寂寞跳海死了。一晃两个月,我怀孕三月出头,小腹微微凸起了,别墅的大门,也终于开了。霍霆琛走了进来,他深色西装内搭白色衬衫,意识风发的模样,与我的形容枯槁形成两个极端。“宋妍,你怎么这样了?”他皱着眉头看我,眼神里竟然有着一丝怜悯。我控制不住就笑了出来:“死不了就还好,霍霆琛,别做出这个虚情假意的样子,折磨我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霍霆琛怔了怔,抓住了我的手:“走,我带你去医院。”“不要。”我用力挣开他的手,狞笑的与他对峙:“去医院干嘛?你还是想通了,想杀掉孩子?早晚的事,你为什么要拖两个月呢?是不是觉得引产比起打胎,带给我的痛苦更深刻?”霍霆琛拧眉,面上闪过一丝不忍:“宋妍,你就这么想我?”“不然呢?”我面带微笑,出口的话语却如同淬了毒一般:“像你这样的恶魔,不,恶魔都不足以形容你,我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你了。”霍霆琛没说话,沉默了片刻,又要来拉我,我不肯,他直接就将我横抱了起来。我没想到撕破脸皮后他再次抱我会是这么个情况,想想从前的恩爱甜蜜,我抽了抽酸酸的鼻子,虽然恨他至极,却还残存着爱意,呐呐开口:“霍霆琛,你到底要把我怎么样呢?又不爱我,又要囚禁着我,到底是什么目的呢?”霍霆琛看了我一眼,绷紧了脸冷声说:“别怕,我带你检查身体。”一路无话,恍恍惚惚的就到了医院,做完检查,医生盯着那检查结果,皱起了眉头:“胎儿看起来很不好啊,这位先生,不是我说你,怀孕期间不但要注意营养,孕妇的心情也很重要,要不然,孕妇的情况直接影响着胎儿的发育啊!”霍霆琛闻言,扭过头来看我,幽深的眸子里含着些许我看不透的东西。他盯着我看了许久,最终却只接过检查单,缓缓点头:“医生,你说的话我记住了。”从医院出来,他照旧是高冷着一路无话,只是快下车的时候,他却忽然捉住了我的手:“宋妍,我把你一个人关在这里,你是不是很委屈?”委屈吗?我的眼泪忽然就滚了出来。霍霆琛逼我的时候,我不想哭,我躺在手术床上的时候,不想哭,被关在别墅的时候,我也不想哭。可是现在,当他温柔待我,温声问我委不委屈的时候,我却忽然哭了。我不怕苦,不怕灾难也不怕折磨,可是我更怕,怕明明失去了,却恍恍惚惚的仿佛又抓得回来的温柔,我怕他给我期望,怕再次失望,怕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啊!“委屈啊,委屈到恨不得杀了你,那又有什么用呢?”我抬袖,试图擦掉眼泪,眼泪却更加汹涌了。我听到身旁的男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紧接着,他温柔的手轻轻的将我抱起。“好,我留下来陪你。”他声音很轻,轻得好像我一伸手就能抓得住似的,我从迷蒙中睁开眼睛,却对上他含着笑意的眼眸。                                                                               

9:只是代孕        

这一晚,霍霆琛就留下来陪我。他陪我吃饭,我要是吃不下,他就亲自给我做我爱吃的菜式,他哄我睡觉,我要是睡不着,他就坐在我床边,给我讲故事。我很诧异:“霍霆琛你是疯了吗?”他搂紧了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没疯,我只是忽然意识到,之前对你太坏了。”我又问:“那于子妍呢?你不是舍不得她堵心吗?”霍霆琛低头,眼里的宠溺满得都快溢出来,深情的说:“直到快失去你的时候我才发现爱的是你,我对她只是责任,所以,我后悔了。”一句后悔,激得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在他的温柔,我暂时的遗忘了于子妍,遗忘了他曾给我的伤害,我不敢说,不敢问,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戳破这触手可及的泡沫。我们相拥而眠,度过了两个月以来最美好的*。接下来的时间,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白天,霍霆琛在公司上班,晚上,他会回来陪我,周末的时候,他一直陪着我,陪我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四月时间一闪而逝,这天,霍霆琛陪我去医院产检,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笑眯眯的说:“肚子里的孩子长得很好,只是太太,这段时间你要多多走动,免得孩子太大了到时候不好生哦。”霍霆琛浓重的松了一口气,握紧了我的手:“老婆,医生说的话你要记住哦。”回到家,刚准备吃饭,霍霆琛接到一个电话,他皱着眉说:“老婆,明天我得出差一趟。”我还以为他是放不下我,我伸手,轻轻抚平了他的眉头,做足了一个温婉妻子的模样:“出差多久呢?要我去送你吗?”“事情有点难办,差不多得两个月呢。”霍霆琛面色微沉,他哼了哼,温柔的手摸了摸我的头顶:“不用你送我,我怕你会哭出来。”我有些害羞的搂紧了他的腰,匍匐在他的胸膛口,听着他心脏的有力跳动,我别样的安心。可我却没想到,霍霆琛离开的当天晚上,别墅里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于子妍纯良无害的脸上满是意味深长的笑容,我生理性的厌恶了起来:“你来干什么?”“我来跟你聊聊啊!”她迅速捉住了我的手,逼近了我,压低了声音说:“接下来的话题,可能会让你颜面无存,宋妍,你自己考虑,是在这里说,还是上楼去说!”我被于子妍拖到楼上,我被用力甩到床上,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满目的凶光:“宋妍,你知道霆琛为什么忽然要留下你的孩子吗?”她的目光太过寒凉,我心一颤,却还咬牙着开口:“他爱的是我,他后悔了,像你这样的毒妇,在他面前迟早要露出马脚。”“哦,是吗?”于子妍向前一步逼近了我,眼眸中隐隐噙着笑意:“如果我告诉你,是因为我不能生,霆琛才会同意让你为我生一个孩子呢。”

看全文后续章节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后台私信书名。


资源整理不易,有偿低价提供,望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