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榨汁机销售联盟

为圣殿重辉

道了云台2021-01-11 13:54:08



為 聖 殿 重 輝

文/山人   图/山威

天數在巴!巴之所謂閬中自是巫靈、鬼神、仙道之域,而蒼山溪水則有中之臺,臺上所居者臺觀也。關于雲臺觀的過往,來自地方文獻、典章史料方面無不廣有載錄,來自傳說故事、俚語謠辭方面無不播于眾口。究其實,東漢張道陵入巴蜀升真于此,西漢落下閎創制太初歷緣起于此,秦時方士燒丹煉氣于此,乃至戰國春秋、三代及以上道家、仙家者出沒顯隱于此。要言之,臺道脈歷千載而不輟,綿延至今。


七百多米的海拔來自閬中和蒼溪之所界,方圓巴西,幅員川東北,并以伏寧河、東河和嘉陵江通達長江和諸海及太平洋,據說重慶有朝天門,廣元有朝天區,再上就是昆侖神山,而嘉陵江最美的一段即在閬中——素有風水寶地、閬苑仙境之譽。說到蒼溪,似乎可以展開這樣的聯想:蒼山蒼,其有仙;涓溪涓,其有道。山蒼蒼,其有鬼;溪涓涓,其有神。蒼蒼山,其有巫;涓涓溪,其有靈。最是風雨之夕,雲臺觀在淋漓滂沱中看萬壑奔嘯,置身雷霆之下兀自寂寂巋然。



上有三觀,其東觀、中觀、西觀,九宮八塔十一殿之類,已然傳諸既往。如果說,道因為沒有感喟而慣看世間興廢,那么是誰難以釋懷于那些兵燹,那些新朝舊朝,那些東南西北,以及“上方百里”夷為稼穡之地。“有城千里,玉樓十二,瓊華之闕,光碧之堂,九層元室,紫翠丹房,左帶瑤池,右環翠山”并非雲臺觀,但雲臺觀有桃樹夭夭灼灼,其華燦燦于東漢之年。又翻檢周地圖,其載曰:……(雲臺山)有魚池,宜五谷,無惡毒,可度滅。



整個二十世紀之于雲臺觀,不及細細敘述是肯定的。像一匹斑斕錦繡既有看得見的陸離又有看不見的煥彩。真有定力的部分,是大殿后面的大殿至今的空置和睹物思人。譬如墻面上的抓革命促生產、毛主席萬歲,譬如東一家西一家隔斷而居留下的斑駁陳跡,譬如住家戶紛紛搬離所展示的爛瓦頹垣。這,不啻是一部時間簡史的不會計較一時,甚至明知長年累月在一件事里并不會帶來什么實際的效用,但選擇的存在性仍然心甘情愿地做了自然的記錄和傾訴。只要想懂,便能明白。



絕圣棄智,為道日損。老子說過:最自然的人類生活方式意味著遠離文明的危害,回到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回到人性和舒展的天真,回到自然狀態。當然,莊子更甚:夫至德之世,同與禽獸居,族與萬物并,惡乎知君子小人哉!在忠陵殿,我想:之所以知道,是因為經歷過。



雲臺觀的恢復重建,誰還記得呢?從一磚一瓦里發現福主的信,從一草一木里發現善信的名,從一梁一柱里發現十方的道。仿佛“民居不知所為,含哺而熙;鼓腹而游,民能以此矣” 的上古真人(《莊子·馬蹄》),其寢不夢,其覺無憂,其食不甘,其息深深。不知說生,不知惡死;翛然而往,翛然而來,而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終 (《莊子·大宗師》)——這美好圖景隨文明的誕生而消散,于是信仰生焉。生生滅滅,滅滅生生,并于此過程中存一線靈光里,善念因合德而令宮觀整整。雖難及舊觀夥矣,但終究對人心有所收拾。



五一二地震,來自青川、北川、汶川!雲臺觀大殿墻裂縫隙蜿蜒曲折有若閃電轍跡的行經,山門頓成危房……然而,只有面對地震留下無力恢復重建的現場,獨自堅守信仰的領地和秉持源自宗教的本根。只是時不時地要想起莊子之所言:“牛馬四足,是謂天;落馬首,穿牛鼻,是謂人。故曰,無以人滅天,無以故滅命,無以得殉名。”文明不僅讓人痛苦,還讓牲畜和人一起受罪(魏陽《文明是人類給自己挖的大坑》)。同理而然!因此,才有了二零一六年底的維修雲臺觀。



腳手架立起來了!攪拌機安裝了!木頭堆成了一座小山了!工人登上被雨水淋朽的房架了!在八月九月的藍天白云下,一片片瓦像鳥羽一樣棲止翼然;在十月十一月的冷風寒雨中,齋堂和丹房、茶室和畫坊構成別樣圖景的道人日常;在十二月和丁酉春歸時節,飛檐直啄的懸魚傳遞著來自天界的消息,并與信仰的昭告互為表達。傳法、弘法、護法,鏡頭里或許沒有留下你的身影,感恩的卻必須是我和我們:神在,信在,善念與善行必將流播十方!



圖文均為雲臺道人原創,轉載請標明出處。


- END -





往期回顧:

仰天樓

杏花

杏蕾

雲臺柳

櫻桃花事

就一枝抽象的海棠

追求不朽的一極,在自由

在尋樂書巖

雲臺春雨

到雲臺去!正月十六游百病

仙壽雲臺,向游百病之旅進發

心即道場,相約雲臺

春立雲臺觀

雲臺觀新年賀辭

玄色雲臺,或萬象在我

我們在雲臺等你

在雲臺觀為火焰造像

幾把火

銀杏宮殿

月亮下的詩歌隱士

走過的那條街……

崇霞寶塔問答

在小徑分岔的路上

放船臺上

金盞菊

在波光竹影軒

水楂子

陵江寺秋思

致田家三月黃

伏寧河病理切片

寶雲寺所思

速朽的終將不是信仰

彼岸花開在天師墓前

沒有誰是不被認知的,在信仰面前

石窟里的那些親人

敲門聲與白晝或黑夜

蜘蛛離家出走

飛檐挑如翼展:觀音寺

空空如也觀音寺

歌挽秋彼岸

啟一扇明眸在空

雨日,一群散仙飄至雲臺

雲臺,早安

哲学思辨下的蝉蜕分叙

植物學意義上的刺梨敘述

石頭上的匠作

霞光認主

或以苔蘚之名

房子的四季美學

來自冒火山的一場武俠演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