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榨汁机销售联盟

我是一具尸体026-030

可儿书酷2021-09-28 15:55:56

第26章:强大的我

“嚯嚯,你居然只是镇压军里最低级的存在,还做不到沟通地,凝练道形。只能凭借这种制式的道器来对付我。”


陈毅满头的卷发竟然染成了血色,原本妖异得气质显得更加地夸张了。


“虽然只是制式的道器,但也不是平凡的冷兵器,道器上刻印了你们鬼物畏惧的道法。”濮祥龙银刀斜握,毫不畏惧。


我看着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有点傻眼了,这是闹哪样?从哪蹦出了的食尸鬼?镇压军是什么?道形是什么?道器又他妈的是什么?


我欲哭无泪,这世上究竟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事?我好好想了想,自从我从青铜棺材中复活之后,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


我的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妖魔鬼怪,经常有吓尿的危险。不过,万幸的是,我也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咣咣”,接连的巨响惊醒了我,我连忙看过去,只见在荒草间,陈毅正和濮祥龙打得不可开交,泥地上一条条的沟壑触目惊心。


我只觉得陈毅很牛逼,什么武器都不用,就这么赤手空拳地硬接那锋利无匹的血刃银刀。


濮祥龙手上的那把银刀被他舞得密不透风,往往一刀砍在陈毅身上,就能在他的鳞甲上留下一道白印。这也能看出陈毅的肉身是多么的坚硬。


“你这是在给我挠痒吗?半都没让我见红。”陈毅肆意地大吼,双手交缠出了一大片的拳影,如雨点一般密集地打向濮祥龙。


“我靠,太猛了。”我目瞪口呆,陈毅的拳劲已经带出了型的风卷,呼啸之声频频出现。


濮祥龙并不慌张,银刀一横,手指轻轻地弹在刀柄上。霎时,一米多长的银刀分解成了无数规则的刀片,呼啸着迎向那拳影。


“混账!”我只听见陈毅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声,然后他的全身都插满了锋利的刀片,但是刺入的深度很浅,伤害力很低。


“这一招太阴了!”我大张着嘴看向濮祥龙,没有想到表面上正直的他,居然也有这么阴狠的一面。


正在全力攻击的陈毅,在出招的瞬间,必定是无心顾及防御的,而濮祥龙来了一招措手不及,锋利的刀片居然以这种形式近距离地激发出去,纵然是鳞甲坚硬,陈毅也是吃了一点暗亏。


“回来。”濮祥龙一声怒喝,刀片如龙归海,从陈毅身上回归,在空中重新组合成了血刃银刀。


“不要看我,你这种伍长级别的食尸鬼,我杀了没有30只,也有10几只了。食尸鬼都是些骄傲自大的家伙。明明身体没有吸血鬼那么坚硬,还总是喜欢用身体对抗刀刃。”绯闻女人


濮祥龙不屑道。


“我怎么突然有种虚弱的感觉?”我看到陈毅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濮祥龙握住银刀,走到了陈毅身旁,“是不是感觉血液在凝固,四肢都不停使唤了?”


“是你?卑鄙人!”陈毅愤怒地看向濮祥龙,“你的刀片上刻印的是什么道法?”


“再怎么卑鄙,只要能够杀掉你们这些鬼怪,都是光明的力量。”


“刀片上刻印的是凝血咒,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让你的血液凝固,这样你就无法调用血液施展术法了。你只有死路一条。”


着,濮祥龙突然一刀砍向了食尸鬼的脖子。


“铛”,陈毅一只手轻易地握住了银刀,“就算无法施展术法,单凭**,也能够对付你。”


“嘴上逞强也是食尸鬼的通病。”濮祥龙脚下发力,一脚蹬飞了陈毅。


“食尸鬼全靠血液维持活力,现在你血液渐渐凝固,甚至都无法正常活动了,还凭什么大话?”


濮祥龙持刀追了上去。


尼玛,濮祥龙太强了,没有想到区区的人类也能够有如此的力量,这一幕真是让我对人类的力量改观了。


“呼”,一道疾风吹来,那被濮祥龙踢飞的食尸鬼居然冲向了我。


“干什么?不是无视我的吗?现在这阵势又是要闹哪样?”


“杨云,快逃,这食尸鬼想要吸食你的血液,帮助他恢复。”


远处的濮祥龙焦急地大喊,他距离陈毅太远了,无法在陈毅接近我之前将其拦下。


“吸我的血?”我瞳孔中的血光一闪而逝,放佛是听到了大的笑话。


满身伤痕的食尸鬼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接近了我,他身上的阴气扑面而来。


“找死!”我一声低喝,心脏中的血液在刹那间沸腾,强大的血气之力灌输到右手,一股强大到极限的力量在蓄积着。


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展现过我的**力量,面对那些鬼魂的时候,因为他们不具备实体,所以再强大的**都是没用的。


就算是在教室中,面对濮祥龙的试探时,我都没有用全力,所以濮祥龙并不知道我究竟有多强。傲世玄神


我也很想知道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和机遇之后,我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这一次真好可以拿这食尸鬼测试一下。


“如此磅礴的血气,不让我吸了着实可惜啊。”食尸鬼利爪闪着寒光,直直地刺向我的脖子。


“就你?”我冷笑一声,一拳平淡无奇地印在了他的左心房。在打中实体的一瞬间,我只感觉到体内龙虎咆哮,狂暴的力量透过我这一拳汹涌地冲进了食尸鬼的体内。


“噗”,一声闷响,食尸鬼的胸口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噼里啪啦”地响起。


“怎么可能!”食尸鬼双眼怒瞪,同时,那令人恐怖的血瞳,利爪和鳞片全都褪去了,重新化为了一个正常人。


“你明明是一个普通人,为何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陈毅跪坐在草地上,眼球上的血丝蔓延出来,一直连到了脸颊。


我冷冷地看着他,并没有话,我的眼中血瞳乍现,而后又隐去了。


“原来如此,只怪我狗眼不识泰山,死的不冤。”


一句话还没完,他的瞳孔就涣散了。一道身披血袍的影子从这食尸鬼的尸体上升起,速度地向着空飞去。


“想走?”


濮祥龙眼睛一瞪,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三足两耳的铜鼎,向着空中一抛,将那黑影吸了进去。


“吱吱”,“框框”


铜鼎中传出厉叫,一阵摇晃之后,恢复了平静。


濮祥龙将铜鼎收起,手上的银刀也再次被收纳进手提包之中,他走到了我面前,“你那一拳将他的心脏打碎了。”


濮祥龙满脸惊讶地看向我,显然我那一拳杀了食尸鬼对他的震动很大。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本来就这么强,狗眼看人低迟早都得死。”


我下巴点了点食尸鬼的尸体。


濮祥龙的脸当场就黑了,他当初跟食尸鬼一样,都无视了我。而我这一句话却是间接地诅咒了他。


“食尸鬼跟吸血鬼都是一样的,他们的心脏跟我们人类不一样。他们的心脏外环生长着一个球形的密闭骨头,是专门用来保护心脏的。这个球形的骨头极其坚硬,硬度根据食尸鬼的实力而变化,但是最低的硬度都相当于是一块铝合板了。”一梦迷情


濮祥龙凝重地对我道。


“他的心脏被打碎,就死了?”我问道。


“准确来,应该是心脏打碎,身体死去,但是他们的灵魂会在身体死去的瞬间分离出来,日后可以寄生到普通人的身上,再次复活。”


难怪濮祥龙会取出铜鼎,原来是吸收灵魂,不让他逃走。


“那怎么样才能灭了他们的灵魂?”


“你加入我,我就告诉你。”濮祥龙居然以此要挟我。


“切,不就不,我还懒得知道了。”


“对了,这尸体怎么处理?”我看了一眼食尸鬼的尸体,心脏居然剧烈地跳动起来,显然这食尸鬼身上有某些我需要的东西。


“埋掉活血火化都可以,反正也没有什么用了。”


濮祥龙不在意道。


“那交给我善后吧,我们好歹也是同班同学,你刚刚经历剧烈的战斗,一定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我一副“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样子。


“嗯。”濮祥龙惊奇地看了我一眼,在他印象中,虽然跟我接触的时间并不久,但是我也不像是这么体贴细致的人啊。


“对了,你怎么对我的身份和食尸鬼的出现一点都不感到惊奇?普通人看到这些一定会大惊失色的。”


濮祥龙觉得我全程都太淡定了一点,很不正常。


“惊奇,当然惊奇了,当场就吓尿了,怎么?要不要带你去看看我尿在哪里了?”


“唉。”濮祥龙无奈地离开了,他这种正经的人跟我没有共同语言。


“嘎嘎,食尸鬼啊,强大的血液精华当然不能浪费了。”我满眼放光地看着食尸鬼的尸体,那贪婪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赤~裸的美女。


这食尸鬼死的时候,我故意向他展示了我的血瞳,他肯定以为我是他的同类,而且等级比他要高。所以他死前了一句“狗眼不识泰山”。


食尸鬼也勉强可以归入人类的范畴了,对我来,只要有血可吸得都算是人。


“将他吸干之后,不知道能够增强多少实力。”


我满心期待地伸出獠牙,咬在了食尸鬼的颈部。。。。。。


第27章:徐叔离去

食尸鬼的血液喝到嘴里的味道,嗯,怎么形容呢?


第一口下去很冲,非常粘稠,就像是在喝芝麻糊,要使劲地吸才能够将血液从尸体的血管之中吸扯出来。


这血液里的能量太精纯了,我几乎都不用花费力量去除血液里的杂志,血液一进入我的身体,就迅速地被吸收掉。


打个比方,如果普通人的血液对我来像是一只活的鸡的话,那么这具食尸鬼的尸体就是煮熟了的鸡。


一个是需要经过重重处理,一个却是上口就能开吃。


“啵”,食尸鬼的尸体也逃不了化为粉末的厄运,凡是我的食物,都是这个结果。不会在人世间留下任何的痕迹,这才是真正的毁尸灭迹。


“好爽啊,好强大的力量!”我忍不住仰大叫,这一具食尸鬼所有的力量被我吸收得一干二净,我简直是个生的掠夺者。


我的力量至少强化了2倍,让我郁闷的是,我现在不知道**力量是怎么划分境界的,抽个空去问问濮祥龙,他一定会知道的吧。


“这食尸鬼的存在形态,跟我倒是极为相像,只是我更加均衡一些,介乎于人和鬼之间。不像这食尸鬼,虽然有人的躯体,但是依旧算在鬼的行列。


食尸鬼却又是区别于鬼魂的一个物种。”


我将食尸鬼化成灰后留下的衣物搜寻了一番,找到了一个皮夹,皮夹里面放着一张照片,是他跟一对苍老男女的合影。


这应该是他们一家的全家福,看到这照片的瞬间,我沉默了,我不知道他父母是不是食尸鬼,也不知道陈毅是不是后抓转化成的食尸鬼,重要的是,陈毅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抛弃他食尸鬼的身份,他只是一个儿子。


我挖了一个坑,默默地将皮夹连同衣物一起埋了。


“两个老人今后的生活将会很痛苦吧。”


快黑了,空气中弥漫着秋季萧瑟的气息。


我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家里又何尝没有牵挂呢?父母,爷爷,安雅琳,徐叔都是我的牵挂。


看着渐渐沉入水平线的太阳,我想家了,现在只想赶紧回到家里,就算是跟安雅琳斗嘴也好。谭大娘子


心中想着家,我不由地加快了步伐。


“我回来了,亲爱的。”刚一到家,我就要冲向安雅琳。


“傻逼,换拖鞋,弄脏了自己拖地。”安雅琳当头就是一盆冷水。


换完鞋,我坐到安雅琳身边,一把将她抱到了我的腿上,“来,跟我今在家里都做了什么。”


“放下我。”安雅琳坐在我的腿上不停地扭动着想要下去。


卧槽,被安雅琳这么一动,我下面居然有反应了。


安雅琳感觉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顿时明白了,“你这个变态,臭**丝。”


安雅琳赶紧从我身上挣扎着跑走了,又去了她的房间,现在的女孩子怎么一害羞就玩房间跑呢?


徐叔看着我跟安雅琳胡闹,也不责怪,生活在一起,早晚会发生这类事情的,很正常。


“对了,徐叔,今遇到了一些事情。”我扭头看向徐叔。


于是,我将下午经历得事情全都告诉了徐叔,吸食尸体那一段被我省略了。


“食尸鬼?”徐叔沉吟了片刻,“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因为食尸鬼不算是鬼魂,所以我对他并不了解。”


“哦,好吧,那徐叔你知道**力量是怎么区分级别的吗?”


“基本上所有不同性质的力量都能够以鬼兵,鬼师,鬼王来分级。比如鬼术,或者是某些人类可以施展的道术,还有**的力量等等。”


“鬼术和道术这一类的术法,可以通过能量波动来感应等级,但是**可能会按照一拳的力度来相照应鬼兵,鬼师这些境界。”


原来是这样,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对了,杨云,我给你交待一些事情。”徐叔将我拉到身边,特别亲切温和。绝色医药师


他讲了好多事情,包括我需要注意的鬼魂的种类,和鬼魂的习性,以及安雅琳的生活习惯。


让我感觉徐叔好像在交待后事。


“都记清了吧。”徐叔问道。


“嗯,记下了。”


徐叔宽慰地点点头,没有理我,自顾自地走进了安雅琳的房间。


待了大概有半个多时,徐叔眼眶红红的,走了出来。


这一切都让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杨云,看着你一地强大,我也放心了。虽然你有时候神经大条了些,但是我相信你有能力照顾好安雅琳。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一个人细心一点,遇事要沉稳,不要慌张。“


徐叔拍拍我的肩膀。


“杨云,我要走了。”


“啊?”我愣住了,走?去哪里?


“头七回魂夜,已经过了5了,我要回到自己家进入鬼世界,去到阴间地府投胎了。”


徐叔声音很沉重,他也不舍得走,但是时间不等人。


我习惯了徐叔的陪伴竟然忘了头七回魂夜之前徐叔是要离开的。


“那个。。”我张了张嘴,想要不投胎做游魂不行吗,话到嘴边我生生地咽进了肚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做了游魂,失去的太多了,游魂就只是一团虚无的存在,没有**的支撑,生活会十分地枯燥,这也是为什么游魂野鬼喜欢杀人吓人。至少他们可以从杀人中找到乐趣,释放自己心中的空虚。


我看着眼前这张熟悉沉稳的脸,喉咙竟然哽咽住了。这些我已经习惯了徐叔的陪伴了,尽管他很少开口跟我话,更多的时候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我跟安雅琳斗嘴胡闹。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人,甚至我都觉得自己铁石心肠,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有些情感是压抑不住的。


“徐叔,能不能不走?”我的眼眶瞬间红了,竟然孩子气地问了这一句。就像是时候父母要去上班,我哭哭啼啼地叫着“能不能不走”。我在彼岸等你


“傻孩子,谁都不能永远陪在你身边。”徐叔拍了拍我的脑袋,显得很洒脱。


“徐叔,你舍得安雅琳吗?为什么不留下陪着她,陪着我们,如果我再遇到鬼怪,谁帮我出主意?”


回想起这几的经历,我脑里里全都是徐叔的身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你在我的庇护下永远不会长大的。”


我点点头,既然徐叔去意已决,我尊重他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我要去投胎了,这点阴气留着也没用。”着徐叔一掌印在了我的后脑勺。


磅礴的阴气冲进我的头窍阴穴,我心中一惊。


“别分神,赶紧炼化吸收了。”徐叔的声音传来。


我的眼眶湿润了,这是徐叔的阴气修为,将他体内温养的阴气传给我,徐叔就会变成一个最平凡的鬼。


我不舍和感动之下,努力地吸收着徐叔传来的阴气,这都是徐叔炼化温养过的,所以我可以直接吸收。


许久之后,徐叔放下了手掌。他的身影变得极为淡薄,很是虚弱。


“徐叔!”我赶忙上前扶住他,“你这么虚弱了,还怎么上路?”


“没事,只是有点不适应。”徐叔摆摆手示意自己没关系。


“你将我的阴气完全吞噬之后,就能够突破下级鬼兵,进入到中级鬼兵的层次了。”


徐叔欣慰地看着我。


“徐叔!”


“我走了,帮我照顾好雅琳。”徐叔身影一晃,飘出了房间,在我的视线中渐行渐远。


最后一缕阳光也已经被大地吞噬,徐叔走得很洒脱,了无牵挂,那虚幻的身影在我眼中极其伟岸。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徐叔。


第28章:游乐园遇鬼(为ゞ猹§猹※加更)

望着空荡荡的黑夜,我的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无声的泪水,我就是想哭,没有原因。


“吱嘎”,安雅琳的房门打开了。


“你在,哭?”安雅琳不确定地看着我。


“咳咳”,我干咳两声,“那什么,晚上风大,把我眼睛吹疼了。”


“是吗?”安雅琳半信半疑。


“那当然。”我完这句话下意识地转头,却再也找不到了徐叔的身影。


原来他已经走了,以前我总是习惯了三人在一起的时光,跟安雅琳斗几句嘴,转头看看徐叔,再接着斗嘴。每当这时,徐叔却会露出温和的笑容,暖暖地看着我们两个。


“你好像心情不好。”安雅琳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失落。


“嗯。”我耸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


安雅琳看着我失落的样子,不由地摇了摇头。


“走,带你出去玩。”安雅琳一把拉住我的手臂。


“唉,唉,去哪?”屁孩力气这么大!


安雅琳换上了运动鞋,“带你去游乐园,释放一下沉闷的心情。”


“啊?游乐园?”我一怔,从到大都没有去过呢,时候游乐园还没有兴起,爸妈也只是偶尔带我去公园或者动物园。


长大了,因为没有女朋友,而且那些基友也都是宅男,所以就更没有去游乐园的机会了。


“你该不是没去过吧?”安雅琳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尼玛,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你再做一次给我看看,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咬牙切齿地瞪着安雅琳。


“没事,我也没去过,就当是去体验生活了。”


你麻痹!


没办法,我坳不过安雅琳,只能带着她坐了半个时的出租车到了市区的游乐园。


游乐园是个奇怪的地方,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无论你进来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一进到游乐园里面,你就会瞬间忘了所有的烦恼。


周围的人全都是我们的玩伴,在这里不分地位,不分高低,只求痛快地玩乐。如果你抱着重重心事,忧愁满面,那么周围人洋溢的笑脸会迅速地感染到你。神级保镖


我和安雅琳作死地端着饮料上了过山车,两个没来过游乐园的傻帽顿时被洒成了落汤鸡。


“你是白痴吗?干嘛要带饮料去坐过山车?”安雅琳接过我的递过去的纸巾。


“卧槽,怎么话呢?是不是你要喝的?然后我给你去买的!”


我狠狠地瞪安雅琳。


“哥哥,哥哥,一起玩。”跑来一个漂亮的姑娘,15岁左右,很是秀丽。穿着一身黑白格子的连衣裙。


在游乐园,经常有互不相识的人一起组队玩耍,所以很多单身男的都将游乐园当作一个极佳的约~炮圣地。


“一个人出来啊?”人家叫我哥哥,我当然是开心地接话了。


“是啊,哥哥,我可以跟你们一起玩吗?”


“当然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莹莹。”姑娘欢呼跃雀,非常活泼。


“我叫杨云,这个屁孩叫安雅琳。”我也给秦莹莹介绍自己和安雅琳。


安雅琳奇怪地看了看我,“神经病。”


“这个妹妹好不礼貌啊。”秦莹莹撅着嘴巴。


“别理她,她就是这副臭脸,臭脾气,估计是看到你比她漂亮,嫉妒了。”


我声地道。


“嘻嘻。”秦莹莹开心地笑了,这种青春期的姑娘最喜欢听人称赞自己漂亮美丽什么的。


我们一行三人去坐了海盗船,我坐在最中间,安雅琳和秦莹莹分坐两边。


我们刚坐下,一个年轻的男子走到秦莹莹的边上作势就要坐下。


“兄弟,没看到这里有人了嘛?”我皱着眉头指了指位置上的秦莹莹。


“啊?哦。”那男子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就去找其他的座位了。


“你恶趣味又犯了?”安雅琳无语地看着我。


“再黑我,我就不跟你一起玩耍了。”我还就郁闷了,不就是和比你漂亮的女孩一起玩嘛,看把你嫉妒的。把球给我


看着我跟安雅琳斗嘴,秦莹莹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帅哥美女们,来拍张照吧。”街上有专门帮人拍照的,一张照片一元,帮你洗出来,比手机拍照画质高,而且照片也更有保存意义。


“走,一起拍一张。”我拉着安雅琳和秦莹莹上前拍了好多张。各种摆姿势。


“老板,什么时候能洗好?”


“10分钟之后来拿。”老板咧嘴一笑。


“好嘞。”


“哥哥,我要去玩摩轮,你们一起吗?”秦莹莹很爱玩,一路上就没停过。


“我们累了,在这里买点东西吃,休息一会,你上去玩吧,我们在这里等你。”我实在是累了,玩累了,这秦莹莹怎么精力这么充沛!


“咦?人呢?去哪里了?”我一出神,就找不到了秦莹莹。好像是瞬间就消失了,我只是眨巴了下眼睛,就丢了她的踪影!


“找什么?”安雅琳皱着眉头。


“秦莹莹啊,她去哪里了?”我四处张望。


“色狼。”安雅琳无语。


原来已经上去了,我看到摩轮最上面的隔间上,秦莹莹正安静地坐在里面。她的眼神迷离,呆愣愣地望着摩轮之下的夜色,出了神。


在摩轮下方极远处,有一点袅袅的火光在风中摇曳着,隐约间传来人的哭声。


“她好像有心事啊,虽然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副很爱玩,很开心的样子,但是独自一人时,却是这么地令人爱怜。”


我看出了秦莹莹心里一定藏着事情。


刚才和她一起玩的时候,我总觉得有点冷,估计是晚上风大,可现在夜风起的比刚才大了,我怎么反而觉得没有刚才冷了?


“难道是我现在玩了一圈,身体血液循环起来,也就耐寒了?”


“杨云,你看。”就在我心中奇怪的时候,安雅琳突然拉了拉我的衣服。


“干什么?”


“昨晚游乐场死了一个人。”


我当是什么事呢,不就是死了人嘛,“死人就死人呗,跟我干嘛。”我爱的人


“你刚才要找谁来着?”安雅琳脸色精彩地看着我。


“哦,你秦莹莹?我已经找到了。”


安雅琳听完我的话,微张着嘴,“你找到了?秦莹莹?”


“是啊。”


“在哪里?”


我指了指摩轮,“摩轮最上面。”


安雅琳看了一眼摩轮,面色古怪地指着路边公告牌上的新闻,“你看看这个。”


“嗯?”我凑过头去,这张公告牌上经常会公示一些游乐园的活动,和一些安全的注意事项。


此时这张公告牌上贴着一张照片,照片下面附着一行文字,文字的意思是照片上的人在游乐园坐摩轮不慎跌落,让大家注意安全,不要再出现这种意外了。


我眼睛扫在那照片上,心中一下子就揪了起来,照片上是一个姑娘,身穿着黑色格子连衣裙,正是秦莹莹!


卧槽,我脖子立马僵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照片和那触目惊心的死亡文字。


我脑中迅速地回放起跟秦莹莹一起的异常,坐海盗船时,有男子要做到秦莹莹的座位上,其实那应该是空的。还有全程安雅琳看我的怪异表情,我是在跟秦莹莹话,看在她眼中其实我一直是在自言自语。


还有秦莹莹身上的阴气,因为周围的人类太多了,阳气太深盖过了她的阴气,以至于我一时之间没有察觉,只是觉得有点冷。


在进入摩轮的时候,秦莹莹一眨眼就消失了,我再看到她踪影的时候,她就出现在摩轮顶端了。


“伙子,”你们的照片,这时候,照相的老板亲自送来了照片。


“给我!”我一把夺过照片,果然,上面只有我和安雅琳,并没有秦莹莹。


“好,摩轮开始售票了,准备进去了的快买票。”


摩轮一直到现在才开始售票!


远处那星星点点的火光和隐约的哭声,是有人在烧黄纸!


“哥哥~~”摩轮上传来清凉的声音,直接传到了我的心里。


第29章:度化秦莹莹

现在听来,这声音是如此的瘆人。


我使劲地咽了一口口水,看了过去,秦莹莹正乖巧地坐在摩轮上看着我。偌大的摩轮上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情景很诡异。


“哥哥,我漂亮吗?”我并没有看到她张嘴巴,但她的声音就这么直接响在了我的心中。


“当然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我不知道以我这么的声音,她能不能听到。


秦莹莹诡异地笑了,“那这样呢?喔哈哈哈。。”


她的头发开始脱落,皮肤翻卷而起,嘴巴,鼻子,五官就像是受到了挤压一样深深地凹陷进去。


胸腔中的肋骨刺穿了皮肤,血淋淋地裸露在空气中,血糊糊的内脏从腹部的口子里拖出来老长。暗红的血液从胸腔中洒了出来。


她的头颅一下子破碎了,白色的脑浆混着红色的血液冲击着我的视线。


手脚,脖子齐齐折断,无力地倒向一边,全身上下一片碎屑,没有一处是完好的,骨头接口处丝丝连连地沾着碎肉,比搅拌机中的肉末都要恶心。


他大爷的,现在的鬼怎么都喜欢吓人!什么世道。


我心中狂吼不止,但是脸色不变,开玩笑,那鬼正耸拉着扁平的头颅望着我呢,我要是脸色狂变,她肯定要发飙的。


看到她一下子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瞬间明白了,这就是她从高空摔下来的死状,太惨了。


“漂亮,无论怎样都很漂亮。”我温和地看着秦莹莹那残破不堪的躯体。


“嗯?”秦莹莹眨巴着烂肉般的眼珠子,怔怔地看着我,显然她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


“哥哥你是好人,我不想害你。”秦莹莹破烂的躯体恢复完好,走出摩轮,直接从30米高空跳了下去。


“别走,等等我。”


我连忙要赶上去,我知道她心中一定有怨恨,所以她死了一了,都没有去投胎。我想去解开她的心结,不然的话,不止是她会浑浑噩噩地游离在人世界和鬼世界,甚至她还会去伤害活人。阎王总裁我错了


“你从刚才到现在一直自言自语,现在又要去哪里?发什么神经?”


安雅琳一把拽住了我。


“我有急事,你在这里吃点东西等等我,我马上回来。”我安置好安雅琳,狂奔着追向秦莹莹。


“这脑残,鬼上身了?”安雅琳不解地望着我远去的背影。


却我急忙去追秦莹莹,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她正混在一群男男女女中间,一边嬉笑,一边抽取那些活人的阳气。


想来我和安雅琳也被她抽取过阳气,不然我怎么会莫名地感到阴冷?一方面是鬼在身边阴气重,另一方面是我的阳气损失,开始虚弱。


“秦莹莹!”我一声大喊,走了上去。


“你找谁啊?”那群男女互相看了眼,他们之中没谁叫秦莹莹的。


秦莹莹一看是我就飘走了。


“别跑!”


我一路跟着阴气来到了游乐园外面,这里比较荒僻,几乎没有人影,与游乐园里热闹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游乐园是堂,那么这里就是坟场,鬼域。


不远处,一对中年男女正哭哭啼啼地烧着黄纸。


“我死得很惨,面目全非,甚至连全尸都没有,是我爸妈将我的尸体收敛的。”


她背对着我,盯着昏黄的火焰中升起的黑烟。


“为什么不去投胎?”我柔声道,这个姑娘令人怜惜,花季岁月就这么惨死。


“我要报复他们,”秦莹莹好似被我戳中了伤口,猛然转身,脸上爬满了蛆虫,阴风骤起,“他们嘲笑我的尸体,厌恶我,当着我的尸体呕吐,对我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为我收敛。”


“你看,灰烬全都扬起来了,明莹莹很开心,很喜欢我们给她烧的纸钱。”烧黄纸的夫妇欣慰不已。火影之宇智波留姬


唉,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我到现在遇到的两个有怨念的女鬼,其实她们都是在跟自己过不去!


“你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你这样活在怨恨中,有什么意义?你就算是将全世界的人都杀了,那又怎么样?你的怨念就能消失?”


“至少,我想杀了亲眼目睹我死状的人。”秦莹莹冷声道。


这孩子生前一定很在意自己的相貌,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所以自己的尸体被人们厌恶,引起了她强烈的怨恨。


“是啊,他们厌恶你,没错,可是他们只是厌恶你的尸体,那一堆烂肉,那烂肉是你吗?并不是你,只有你单纯美好的心灵才是你自己。他们喜欢你的心灵,他们会为你的死而感到怜惜。”


我努力地劝她,不希望她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厉鬼。


“不要让你美好的心灵跟那堆烂肉一样腐烂好吗?给自己找一个全新的归宿。开始新的生活。”


“烂肉?我不是烂肉,当然不是。”秦莹莹愣愣道。


“莹莹,不要怨恨任何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我其实并不是人,所以我能看到你,能跟你接触。我因为特殊的原因,成了不人不鬼的样子,你看我依旧是在努力地生活着。”


我诚心地希望自己能够成功地度化她,虽然我承认自己实在是不太会话,但至少我也尽力了,我用心了。


“哥哥!”她惊讶地看着我,没有想到我居然是不人不鬼的存在。


“唰”,我露出了满口的獠牙,无限狰狞。


秦莹莹愣愣地看着我的怪状,“哥哥你。。”


“我不会活在别人的目光里,我只为自己而存在,我不人不鬼,但我接受了这种生活,而且我很享受。”我真诚地直视她,希望我的这种乐观能够打动她。


“是啊,我好像错了,不应该活在别人的目光里。”看着我乐观的笑容,秦莹莹被感染到了。


我能察觉到她身上的怨气在渐渐地消散,她还,价值观难免会扭曲,我用自己亲身作事例帮她扭转价值观,不让她活在他人的眼中。踏道之巅


“哥哥,我舍不得爸妈。”她似乎想通了,想离去了,但是不远处的两道萧瑟的身影揪住了她的心。


唉,生离死别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你不舍得又有什么用?你留下也只是增加心中的悲伤和思念,人鬼终究是殊途的,以后你能看到他们,他们却看不见你,你这只是跟自己过不去。”


秦莹莹眼中闪过了一朵泪花,鬼是没有眼泪的,这只是阴气凝结而成的。


我知道她想通了,哭出来的那个瞬间,你的情感就宣泄了。


“哥哥再见,谢谢你,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你的女朋友!”


夜风有点凉,黄纸烧成的灰烬在空中飘舞,只是失去了秦莹莹的身影。


“她去投胎了是好事,为什么我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草,突然想起来了,她下辈子要做我女朋友。麻痹的,话要算数的啊!本**最缺的就是女朋友了,反正我也死不了,你要是还记得我,我就敢收了你!


“轰”,突然夜空中闪过一道金光,打在了我身上。


我脸色肃穆,安然地接受了这道金光。这是功德,因为我劝秦莹莹去投胎,算是直接度化了她,所以上降下功德。


当然了,因为秦莹莹刚死,也没做出什么伤害理的事情,所以这道功德很稀薄,跟上一次度化郑静得到的功德差远了。


人死后,一般家人都会来找道士和尚做法度化他,就是为了让死人安心,不让他产生怨念而成为厉鬼,成功度化之后,道士们都会被赐下功德。


这也是道士和尚乐意为亡者超度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可以骗吃骗喝骗钱!


这道功德金光虽然稀薄,但也是在刹那间将我的阴气修为提升到了中等鬼兵的程度。我只要将徐叔留下的阴气吸收完毕,就能够勉强达到上等鬼兵的门槛。


第30章: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不止是阴气的量增加了,而且我的肌体强度也被增强,功德给我的好处是双重的。


我都情不自禁地想要去跟道士和尚们抢饭碗了,去度化王者,积攒功德。


度化了秦莹莹,我觉得全身轻松,但是转身看到那对互相搀扶着的夫妇时,我开心不起来了。秦莹莹去投胎了,开始她的新生活了,那她父母呢?在他们的余生,恐怕都要在丧女之痛之中度过。


我们每个人生下来一直到生长的过程中,都会牵扯到无数的关系,家人,朋友,恋人等等,很多时候,你的生命并不是自己的!


我回到了游乐园,发现安雅琳正坐在木椅上,身边围着一群打扮得妖里妖气的男的。


“妹妹,一个人出来玩啊?”黄毛男色迷迷地盯着安雅琳。


安雅琳并不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远处,并不理会他们。


“哎哟,这么高傲?年纪轻轻的就这么**?不知道幼女是什么味道哟!”


一个穿红戴绿,鼻子上套着银环的不男不女尖声叫道,眼中充满了淫邪之光。


“你什么?”安雅琳突然怒视向那不男不女之人,“你敢再一遍!”


“呵呵,真是怪事,10岁女孩哪来的胆子?”走出一个光头,一把抓住了安雅琳的手,就要当众对她进行猥亵。


“放开我,混账。”安雅琳慌了,她怎么会想到这群流氓真的敢当众对她动手,本以为只是语言上调戏几句。


“哥几个,帮我按住她。”光头男一把将安雅琳面朝下按在了长椅上,就想脱她的裙子。


他们人很多,外面围上4个人就能够挡住长椅,再加上周围很嘈杂,所以安雅琳再怎么挣扎怎么叫都不会有人注意到。


“啊啊,畜生,放开我!”安雅琳彻底崩溃了,“杨云,你在哪里啊!”


“姑娘,这么**。”光头男脸都憋红了,显然是兽欲大发。


“杨云!杨云!”安雅琳使劲地大吼,她才是10孩子啊,眼看清白就要丢~了。


“来,妹妹,我要来了!”光头男着就开始动手扯安雅琳的裙子。将门妖妃


“砰”,一声巨响,围在外面的四个男的直接飞了出去,撞进了人群中。顿时人群里倒下一片,没一个站着的。


方圆10米范围,一下子被清空了,只站着一个面目俊朗的白衣男子,目光锐利,跟他对视就像是有无数利刃刺向双眼,不由地想要低下头颅。


“老子的女人,你们也敢碰?”晴霹雳般的怒吼震得一众流氓心中一颤。


“杨,,杨云?”安雅琳不敢置信地看着那道高大的身影,显然是没有想到平时那么**的人居然也有这么霸气的一面。


“过来。”我温柔地蹲下身子,向安雅琳展开双臂。


那些流氓被我惊了一下,没有防备,安雅琳一下子就挣脱了束缚跑到了我跟前。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呜呜呜。。。”


安雅琳一把投进我的怀抱,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以前居然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怀抱这么温暖,这么让人感到安心。


“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我以后再也不把你一个人仍在陌生的地方了。”我抱起安雅琳,柔声安慰她。


“呜呜呜。。。。”安雅琳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只是一个劲地握着拳头锤我的胸膛。


我温柔地看着安雅琳,心中却是燃起了滔火海,从没有这么生气过。我平时不,但是我心里对安雅琳的感情却是极深。


“1,2,3,4。。。8”我抱着安雅琳环视了一眼,嘴里数着数字。


“你是谁?干嘛数数?”光头男带着7个手下围了上来。


那四个被我踹飞的男子跟在光头男身后,嘴里还在声地哀嚎着,我那一脚虽然是踢在第一个人身上,撞飞了其他三个人的,但是力道分摊到四人身上,也不。


“快退快退。”


四周不相干的人连忙呼喝着让出了一片空地。很多被那四个男子撞到的路人也不敢有什么怨言,连忙爬起身退散开来。嫡女如歌


“我要先点点看你们一共有几个人,不然等会你们手脚断了一地,我怎么知道还差了谁?”


我阴冷地冲着他笑了笑。


“简直是放屁,你不知道我大丘的名号?年纪轻轻,不懂规矩。”光头男面目狰狞地望着我。


“雅琳,你先下去,先休息一会,我帮你处理一些垃圾。”


“嗯。”安雅琳抽泣着点点头,虽然情绪失控,但是她还是保持着理智的。


刚放下雅琳,我就如利剑一般霎那间来到了光头男子的身前,四目相对,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惊慌和恐惧。


“咔嚓”,我手一晃,握紧了他的两只手,生生折断了他的双臂,当然,是从正中央断裂的,以我的力道,断裂口骨头绝对粉碎了,他以后一辈子就当个废人吧。


“啊~~”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声吓得其他7人腿都发抖。


“放心,我仁慈,不杀你们,但是碰我女人的手不能留给你们。”


我一步踏到他的身后,右腿迅速地在光头男的股根点了两下,“跑过来侵犯我女人的双腿,也送给我吧。”


“不!”光头男子嘴角冒出了血沫,绝望地大叫。


“喀拉”,股根处的腿骨很粗,所以断裂的声音会比较沉闷一些。


“啊~~”光头男瘫软在地上,撕心裂肺地狂吼,整个游乐园的嬉闹声都被他这连绵的惨嚎盖了过去。


“走走走。。。”剩下的7人哪还有胆子面对我,着急地想要离开,但是四处围观的人早就形成了一睹密不透风的围墙,他们哪里能走掉?


虽然现在人们面对恶势力很少有敢于出手的,但是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砣,不敢出手,但是挡住这些杂碎不让他们逃走还是能够做到的。


“滚开,让我们出去,狗日的。”七人嘴上不断地骂着想要逃走。


但围观人群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不为所动。


“回去战斗吧,杂碎。”人群中有大无畏的人将他们一脚踢回了场中央。多久很久


“我杀了你!”眼见无法走脱,七人握着拳头就冲向我。


“乌合之众。”我不屑一顾,一拳抡起,狠狠地扫在他们的胸膛,直接将他们打翻了。


一群**,居然排成一队冲上来,我轻松地一拳就轰到了一排,就像是多米诺骨牌效应,一个倒,连着倒。


我走上去,踩爆了他们的肾脏,将剩下的唯一一颗肾脏震伤,这样,他们余生就别想要过上性~生活了,肾脏受损,他们别想雄起。


吃了好些人,我对人体内器官的构造和组成再熟悉不过了,当人体内的一些都化作精华被我吸食进嘴里时,人体的构造已经被我深深地记在脑海了,我能够分辨出哪一个部位味道好一点,能量充足一些。


一个地道的食客对各种动物的结构比那些动物学家还要有研究,我就是这么一个专业的人类食客。


“我很善良,见不得血,所以就只是踩爆了你们的一颗肾脏,当然,另一颗肾脏我也帮你们弄伤了,你们以后就可以戒了女色。”


我冲着他们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别谢我,未来的生活更加精彩。”


“不,不~~”他们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一个个惊恐慌张地厉叫。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回到安雅琳身边,将她轻轻地抱起,走出了人群。


安雅琳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不时地用沾着泪痕的眼睛看我一眼,充满了惊奇。


“啪啪啪:”围观人群一边惊讶于我的狠辣,一边也是鼓着掌为我让出了一条路。


“这人看上去这么年轻,没想到手段这么狠辣。”看着我走远,人群中议论开了。


“是啊,8个人全身干干净净的,一点血渍都没有,但是全都是受的内伤,而且那内伤,啧啧,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不管人群中的一轮,场中央8个男子不停地厉声嚎叫,心中一片黑暗,他们的人生完了。


没人去管他们8个,看完热闹,围观人就各自搭伙继续疯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