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榨汁机销售联盟

一不小心爱上你

AI小说铺铺2021-08-08 06:15:27



第一章 死的怎么不是你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爱到失去自我,卑微如尘埃。

慕木爱过,她爱沈卓然爱到失去一切,体无完肤。

就在她思绪飞远的时候,沈卓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欺身而上,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

男人颀长而矫健的身子如往常一般从身后压上来,根骨分明的大手从她白的的蕾丝裙底探去,大拇指腹在她棉质内裤边上打了个圈,而后狠狠向下扯去。

慕木猝防不及沈卓然这一推,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她轻哼了一声。

猛地贴在了冰冷的镜面上,慕木细嫩的皮肤一贴上去,几乎就本能地战栗起来。

鼻尖充斥着男人满身的酒味,慕木知道,他又喝醉了。

“我疼,卓然。”她喊道。

“叫什么?”身后传来男人淡到极处的声音,听起来高高在上,不带丝毫感情。“我还没开始呢,你就在开始叫了。”

“不......”感觉到胸前绕过来一只大手,慕木下意识地按住了,“卓然,不要这样......”

“不要怎样?”身后的声音仿佛带着一丝嘲弄,“你千方百计害死你姐姐,不就是为了想要我对你这样吗?怎么现在我如你所愿了,你反而不高兴了呢?”

他的声音很轻,仿佛情人之间的低语,然而慕木知道,他究竟有多绝情......

“卓然,我才是你的合法妻子,姐姐已经死了!”慕木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说道。

“死?”沈卓然凉凉一笑,原本漫不经心的表情陡然充满戾气,他只手掐住慕木的脖子恶狠狠说:“你姐姐要不是为了救你,根本不会死。慕木,你说当时死的怎么不是你?”

“而且,你以为你嫁给我,就真的是沈太太了吗?”

沈卓然的眼里盛满怒火,他不顾两人已经贴合在一起的身体,硬生生将慕木的上半身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扭转过来,身下却也不停律动。

慕木疼的整张脸扭曲着,她觉得身体乃至灵魂都像是被人用烈火在灼烧一样。

可不管她是怎么喊,沈卓然没有半点怜惜。

“沈卓然,你够了,我也不想我姐姐死,我也没有逼你娶我,你如果不满意我,我大可以离婚!何必这样苦苦折磨我!。”

离婚?

沈卓然的酒意去了大半,他忍不住讥讽道:“怎么,现在想跑了?你做梦,慕木我告诉你,除非你姐姐重新活过来,否则这辈子,我们不死不休!”

沈卓然的脸上布满寒霜,他微微支起身子,用坏掉的衣服反绑住了慕木的双手,将她的身躯以狗趴似得姿势摆着。

见慕木认命般闭上眼,他用最恶意的语气去攻击慕木:““你怎么不睁开眼睛看看呢?看看你自己这副求欢放浪的羞耻样子?”


第二章 孩子


慕木爱着沈卓然。

而沈卓然爱着慕心。

慕心因为慕木而死,要说慕木无辜,他沈卓然是半点也不信!

而报复慕木的最好办法,就是他把她娶回来放在眼皮底下,日夜折磨。

他就是要慕木认识到,即使是嫁给了他,在他那里,慕木也只是一个低劣的替代品,只配供他发泄欲望。

他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想给她。就连两人合欢,也只配用这样的姿势。

慕木觉得,即使是最低等的妓女恐怕也不过如此。

然而人家面对的是恩客,她面对的却是自己的丈夫。

不管再做多少次,她都没有办法面对镜中如此狼狈的自己。

身下一紧,感觉到一阵撕裂的疼痛,慕木还是下意识地轻呼出声,“好痛......”

痛?

背后衣冠整齐的沈卓然看着镜子中慕木那张和慕心颇有几分相似的苍白的脸,冷笑了一声。

一个亲手害死姐姐的人,会知道什么叫痛吗?

身下还在不停动作,慕木却痛得受不了了,她仰起头,昏黄的灯光当中露出一张苍白几乎濒死的脸,泪水从她眼角划过,“卓然,我真的好痛的......我好痛的......”

她感觉到身体里仿佛有热流涌出,而且越来越多,她心一紧。

然而她的求饶非但没有换来沈卓然的怜惜,他反而像是恶作剧一样,更加大了力度。

慕木双手被反绑,他的手又死死地扣在慕木的腰上,根本让她躲无可躲。除了求饶,她什么都做不到。

“卓然,求求你放过我,我的孩子,孩子……”

沈卓然一惊,精致的眉头紧锁:“怎么回事?”

他动作停住,下意识目光朝慕木看去,顿时头皮发麻,浑身僵硬。

慕木身下一直潺潺流出触目惊心的鲜血,和慕木纤细而惨白的大腿形成鲜明对比。

那一刻,沈卓然忽然觉得天旋地转,揪心的疼痛袭来,脸上血液褪去。

沈卓然忽然在慕木细瘦的手腕上看到一条手链,目光一凝。

如果他没有急促的话,手链是通的水晶石穿起来的,但是工艺很精美。上面一共十八颗大的花朵形水晶石,中间间隔了十八颗小的。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手链的搭扣上还有两个英文字母:mx。

那是他当年送给慕心的手链!

这时慕木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哭喊道:“沈卓然,卓然我求求你,送我去医院,保住我们的孩子,求求你。”

然而沈卓然早就被这条手链刺激的怒火滔天,失去理智。

他前一秒还对慕木有点儿心疼,下一秒她就用她的行动告诉自己,慕木不仅觊觎姐夫,想要代替姐姐嫁给他,还妄想侵占她的一切,连一条手链都不放过!

慕木是觉得他多么愚蠢?

他一字一顿,眼神如刀割:“你想要代替你姐姐,我告诉你,做梦!这个孩子,我是不会承认的,总之就怪他不会投胎,还不如早死早超生。”

慕木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身下撕裂的痛感越发强烈,只感觉到了一阵粘腻,她眼前一黑,就彻底晕了过去。

流产怕什么?

反正他也不想要这个孩子。



第三章 求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慕木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她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傍晚。

巨大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人,慕木一眼看过去,明亮的玻璃面前模糊印出一张英俊的脸依然是衣冠楚楚的样子,即使是此刻皱着眉头,也没有损伤他半分俊朗。

沈卓然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慕木躺在床上才刚刚睁开眼睛,他连头也没有回,就知道慕木已经醒了。

背对着她问道,“孩子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慕木抿唇,没有开口。她没有忘记昏迷前的一幕,现在孩子恐怕已经不在了,那么多说无益。

他转过身来,眼中好似有沉沉的阴霾:“如果不是今天情况特殊,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就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

他慢慢走进,眼中浮现出恶意的笑容,“你是不是忘记,当初要嫁给我时答应过我什么了?”

她怎么可能忘?

她永远记得那个男人,坐在沙发上,唇边的笑容漫不经心:“结婚可以,但你永远不能有孩子。这个世界上除了慕心,没人有资格生我的孩子。你要是能接受,就结婚,不能接受就算了。”

那个时候,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点头答应了。

不能有孩子算什么?只要能跟沈卓然在一起,哪怕是让她牺牲性命她也在所不辞。

只是那个时候她没有想到,当初答应沈卓然的时候倒是快,当她真的怀了孩子,孩子在她肚子里胎动的时候,心境就完全不一样了。

短短几天时间,慕木甚至已经在心里想过无数次,将来要把孩子打扮成什么样子,要给他装扮什么样的房间。

然而沈卓然一句话,就把她的所有设想,全部打破了。

“这次你没能流产,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流产手术。”

她躺在床上,一张脸白得透明,“能不能,留下这个孩子?”

沈卓然唇边露出一丝恶劣的笑容,反问她,“你觉得呢?”

下体还有撕裂感,然而慕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一言不发地走到沈卓然面前——

慢慢跪了下来!

沈卓然微惊,正要说两句讽刺她的话,然而慕木已经拉住了他的裤子,哀求道,“我知道这是我不遵守约定,但是卓然,让我把他生下来吧!你可以把他当做跟你无关的一个陌生人,我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不行。”几乎是想也没想地,他就拒绝了。

她越是哀求,沈卓然就越是不耐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不耐烦从哪里来。

“三天之后,准备手术。”他弯腰握住慕木尖俏的下巴,“这几天,你可要好好休息。我不希望等到那天,你因为什么原因,要继续留着这个孩子。”

说完他倏地收手,像是怕沾染上什么脏东西一样,丝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了。


第四章 慕心没死


直到沈卓然离开,慕木还一个人怔怔地跌坐在地上,仿佛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他刚才说话斩钉截铁,根本不容拒绝。

难道......她真的就要等着三天之后,沈卓然强行打掉这个孩子吗?

这个孩子,他父亲不喜欢他,难道自己这个母亲也要放弃?

慕木猝然合眼,仿佛不忍卒看。不行,一定不行!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要让她对抗沈卓然......

慕木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从地上站起来。

她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但是沈卓然不愿意。那如果,这个孩子跟他没关系呢?

如果她和沈卓然离婚,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个孩子可以保留下来?

慕木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连忙拿起电话,找到了她相熟的律师。

沈卓然因为一些事情,连着忙了三天,但没想到一向安分的小女人竟给了他惊喜。

“这是什么?”沈卓然用两根手指拎起一页打印纸,无视上面明晃晃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皱着眉头问道。

慕木努力挺直了背,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怯懦,“如你所见,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沈卓然精致的眼角眉梢都是不屑,“这又是你的花招?慕木,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的小动作和心思这么多?这是欲擒故纵?”

沈卓然那张好看的唇里吐出来的话尖酸又刻薄,说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眼下的自己,实在是超出他自己控制。

慕木无视他话中的讽刺,绷紧了唇角,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要离婚。”

她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如果继续留在沈卓然身边,孩子一定没有存活的机会。

沈卓然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说说,你在打什么主意?”

慕木爱他爱成那副样子,他可不认为这个女人真舍得和他离婚。

慕木正想继续重申她的观点,沈卓然脸色猛地一变,拿出手机来,动作是慕木从来没有见过的急切,他慌忙接起电话。

那边一开口,就给沈卓然砸下来一个炸弹,“先生,慕心小姐的确还活着。”

沈卓然“噌”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再也不管面前的慕木,“你们先守在那里,我马上过来。”

说话间,人已经远去了。

慕木再一次被他丢下,愣愣地站在原地。

刚才......电话那边好像是在说,慕心......没死?

可是怎么可能?



第五章 跟我回去


发现慕心的地方是本市一家非常大母婴商城,她正和一个男人在逛商场。

看她到处比对,时不时摸摸腹部,抬眼看那个男人时眼中露出来的情谊,沈卓然哪里还能不知道她和那个男人的关系?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如果不爱这个男人,恐怕也不会愿意跟他生孩子吧?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沈卓然就怔忪了一下。

所有女人......也包括慕木吗?她也是爱自己,才会想方设法留下那个孩子?

他唇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觉得自己肯定想多了,慕木怎么可能跟慕心比呢?

她那么恶毒,害“死”了慕心之后还妄想取代她的一切,怎么可能用平常人的标准去衡量?

眼看着一直陪在慕心身边的那个男人离开了,沈卓然走了出去。

慕心正在挑选架子上的商品,哪怕是什么都不买,她也能看得喜滋滋的。

突然间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取走了她手上的东西,“喜欢?我把这家店买下来给你好不好?”

熟悉的声音让慕心浑身一颤,她抬起头来,有些不可置信地向上望去,沈卓然那张俊朗无俦的脸出现在了她面前。

他朝慕心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阿心,好久不见了。”

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内心的狂喜和煎熬,眼底一闪而逝痛苦,愤怒,隐忍,最后只剩下欣喜。

如果不是怕吓到失而复得的她,沈卓然不会这样拼死克制自己,慕心明明没有死却不肯出现在他面前,为什么明知道自己爱着她,却非要让他忍受失去她的痛苦?

他不愿意去想,他只知道,他要慕心!

慕心听到他这样说,唇边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是啊卓然,好久不见了。”

她看了看四周,疑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卓然微微一笑:“有人看到了你,说你在这边,我就连忙赶过来了。”

“阿心,跟我回去吧。”他有意无意地忽视掉了刚才那个男人,“既然你还活着,那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他说着就要伸手出来拉慕心,但是被她躲开了,“不了卓然。”

她眼中笑意温柔,却不是对着沈卓然的,“我已经结婚了。”她低头轻抚小腹,“还有了孩子,我很幸福,你还是忘记我吧。”

“为什么?!”沈卓然伸出的手还是倔强的立在半空中,不肯收回,紧抿的下唇昭示着他即将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

慕心脸上出现一丝歉疚:“抱歉......我有了爱人,不能和你在一起。卓然,你不要再把感情浪费在我身上了,去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沈卓然本就为数不多的耐心彻底耗尽,他露出一个狠厉的微笑,一字一顿道:“我、不、信!”

慕心一怔,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然而眼前一黑,身子一软,登时就软瘫在沈卓然怀里,不省人事。

沈卓然临走时瞥了眼那个被保镖架起来的男人,轻蔑一笑。

弱者,不配拥有慕心!


第六章 移花接木


把慕心从那弱者手里抢过来的过程可以说是丝毫不费劲。

沈卓然注视着躺在床上睡颜安恬的慕心,脑中翻来覆去想的却是不久以前她当着自己的面说的那句话。

她已经有了爱人,她不喜欢自己。

沈卓然露出一个冷笑,她爱不爱重要吗?重要的是他想要她,这就够了。

不过,倒是有些事情很难办,她现在还有了那个男人的孩子......他虽然喜欢慕心,但是让他帮别人养孩子,他觉得他也做不到。

不过,现在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他转身出去,走到隔壁的屋子,里面早已经有一个人在等他了。

坐在他对面那个男人说道,“先生,我们必须尽快将慕心小姐和慕木小姐的记忆调换,避免孩子月份大了以后造成不必要的风险”。

在他的监管范围内,等慕心和慕木同时诞下孩子,再把孩子调换过来,这样慕心也是他的,孩子也是他的。

况且,慕木生的孩子,大约也会很好看吧,想到这里,慕木苍白的脸色在心头一闪而逝,沈卓然心头忽而涌上莫名的滋味。

他刚刚竟然会有点心疼慕木?

不,他是爱慕心的。

沈卓然不知道,门外,原本过来送茶水的慕木竟然听到他们谈话,慕木可控制地浑身颤抖起来。

她要用尽全力控制自己,才能让她不叫起来。

她现在才知道,原本恨一个人,是这样的反应。

她真是恨沈卓然啊!

她知道沈卓然不喜欢她,也知道他恨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哪怕是他让自己流产,慕木也从来没有过怨言。因为她知道,是她违背了当初和沈卓然的约定,他就是要让她打掉孩子,那也是她应该承受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愿意像个傀儡一样,任由沈卓然摆布!

听沈卓然话里的意思,他不是不知道慕心已经喜欢上了其他人,不是不知道她怀了其他人的孩子,可是即使是这样,他依然可以不管,依然决定要调换记忆。

他就没有想过,自己如果把记忆换到慕心身体里了,她又该如何去面对另外那个男人吗?

他没想过。

自己不被他喜欢,他又怎么会想过呢?!

所以,她要逃!


第七章 出逃


趁着沈卓然还在跟那个医生模样的人商量事情,她闪身到了隔壁的房间。

姐姐就躺在上面,睡颜一如既往地安恬。

慕木看到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容颜那一刻,眼泪再一次忍不住扑簌而下。

这就是她姐姐,曾经豁出性命不要,也要救她的姐姐!

如果是以前,慕木见到她还活着第一个反应肯定是从今往后她都不用再背负害死姐姐的罪名了,沈卓然也能对她有所改观。

然而经过刚才的一切,慕木已经不再想去想那个男人了。姐姐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她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姐姐的肩膀,“姐姐,姐姐。”

慕心慢慢睁开眼睛,入眼见到是她,下意识地就要叫出来,慕木眼疾手快,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将食指竖在唇边,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沈卓然就在隔壁,虽然房子隔音效果很好,但是保不齐什么时候他就过来了,所以闹出动静,对她们没有好处。

慕心眼中露出几分了然,冲慕木眨了眨眼睛,姐妹俩心神领会,慕木这才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刚刚拿下来,就被慕心抱了个满怀,“阿木!”

“姐姐。”慕木伏在她肩膀上,边哭边说道,“你没有死,这真的是太好了。我还以为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你了。”

慕心将她拉起来,伸手擦掉她脸上的眼泪,“傻妹妹。”

慕木问了她从看到慕心开始就一直想问的话,“姐姐,你怎么......还活着?”

慕心神色一暗,“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说以前的事情。”她抬起头来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沈卓然的别墅。”

慕木说完,慕心点了点头,“我也猜到了,我昏过去之前就看到了他,想来也是被他带走了。”她打量了一眼明显神情憔悴的慕木,“你现在跟他在一起了?”

慕木点点头,“我们结婚了。”她想起刚才沈卓然说的那些让她毛骨悚然的话,拉住慕心的手,“姐姐,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沈卓然疯了。他要把我们两人的记忆调换,你知道的,沈家本身就是做医药发家的,这对他来讲太简单了。一旦我们两个彻底调换了记忆,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我们两个都不可能再回到原本的位置了!”

她的话,让慕心同样悚然一惊,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虽然还是一片平坦,但是那里面,已经的的确确地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了。

那是她爱的人和她爱情的结晶。

她绝对不允许有谁伤害他!

都是女人,还是姐妹,如今都成了母亲,慕木如何会看不出来她眼里的情谊?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问道,“姐姐,你爱沈卓然吗?”

慕心想也没想地就摇了摇头。慕木弯唇一笑,“好,那我救你出去。你等我,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在这里耽搁久了,难免沈卓然会怀疑。

她说完就要走,然而手却被慕心拉住了,她充满担忧地看向慕木,“阿木,我们一起走吧。”沈卓然是什么人,她怎么可能不清楚?如果让他发现放走自己的人是慕木,等待她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慕木微愣,随即笑了起来,那笑容转瞬即逝,却如春花般妍丽,“好。”


第八章 术前准备


“先生,准备好了。”为了不引人注目地给慕心慕木姐妹俩调换记忆,沈卓然专门命人在沈家别墅里开辟了一间房子。

这几天慕木一直闹着要和他离婚,沈卓然应付公事、准备催眠一切事宜的同时还要分出精力来管她。

为了让她不要继续闹下去,影响催眠,沈卓然让人给她在吃的里面下了点儿药,这才让她安静下来。

沈卓然冲旁边的帮佣摆了摆手,示意把慕木推上来。

安静时候的慕木,整张脸有种不同寻常的宁静,仿佛看到第一眼,就能让人深深地陷进去。

可是,沈卓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会认为她不争不抢的人恐怕是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内里有多么恶劣,差点害死亲姐姐不说,还要妄图取代她。

白长了一张这样的脸。

他的目光慢慢移到了慕木的小腹上,这段时间,她整个人憔悴了很多,怀了孩子也显示不出来,小腹依然平坦。

今天过后,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即使拥有慕木的血脉,但母亲也是慕心了。

然而不知道是为什么,一想到从今往后,她们两人将会互换,沈卓然心里就划过一丝别扭。

“先生!”

沈卓然回头,看到刚才被他派出去把慕心带过来的下属空手而回,他下意识地皱起眉头,沉声问道,“怎么了?!”

“慕心小姐不见了。”话音刚落,沈卓然就猛地转过头朝躺在床上的慕木看去。

他突然想到这几天慕木反常的闹腾,顿时明白过来,扑过去直接揪住慕木的衣领把她从床上提了起来。“你给我醒醒!”

因为心里揣着事情,慕木本身就没有睡太沉,经过他这一番闹,自然也不能继续睡下去。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暴怒的沈卓然,顿时明白过来。

唇边出现一个浅淡的笑容,“干什么?”

“是不是你做的?”像是怕她不懂,沈卓然又解释道,“慕心是不是你放走的?”

“是。”即使是衣领被人提在手上,慕木神色也是岿然不动,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也没有辩解一声,她就直接承认了。

沈卓然暴怒,将她整个人猛地往地上掼去,慕木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只能任由他把自己往地上扔。

她跌落在地上,身上一痛,还没有来得及痛呼出声,一只大手就伸过来用力地掐住了她的脸,强迫她抬头向上看,“你也敢!”


第九章 流产


不同于沈卓然的咬牙切齿,慕木眼神清明,此刻被他握着脸,还有心情笑了起来,“我为什么不敢?你能把我们姐妹俩不当人看,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为什么不敢?”

沈卓然听到她这样说,顿时更怒,“你就这么不怕死?”

慕木将自己的下巴从他手中挣脱出来,冷笑道,“怕。可是我更怕生不如死。”她目光泠泠地看着沈卓然,好像山涧清泉,虽然清澈,却透着一股凉意,“不怕告诉你,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你要杀要剐,随便吧。”

沈卓然死死地盯着她,眼中好像要迸发出火焰将她吞噬一样,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沈卓然身大步走了出去,再也不看她一眼。

“究竟怎么回事?”沈卓然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一脸狠厉地问身边的人。

受他戾气所逼,周围的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开口说话。“看个人都看不好,你们怎么做事的?!”

“先生。”在他的强势气场下,终于有人忍不住站出来低声说道,“我们查了监控,在慕心小姐刚到这里来的时候,太太来过。”

“太太?”沈卓然反应了一下才想起他说的“太太”是慕木,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她算哪门子的‘太太’?”

沈卓然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慕木,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厌恶她,叫错了的那人被沈卓然一通怼,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虽然早就猜到了,但是沈卓然心里还是升起一阵怒意,他转过身,大步走到如今关着慕木的房间,冲进去,一把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你跟你姐姐说了什么?”

慕木脖子被他的手勒住了,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眼中满是嘲讽,“说什么?哈,你做了什么,我就说了什么。”

被他这样拎在手中,慕木居然还颇有些俏皮地冲沈卓然歪了歪头,“怎么?你自己做了还怕别人说吗?”

她接二连三的挑衅彻底让沈卓然失去了理智,他再一次猛地将慕木掼到了地上,咬牙切齿,几乎是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用牙齿撕下来,“你还真是不怕死!”

这一次慕木可就没有上一次那么好的运气了,沈卓然扔她下去的时候,正好让她的肚子朝着地板,她顿时猝不及防,凄惨地叫了一声,捂着肚子,身上瞬间汗出如浆。

沈卓然浑然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的不对劲儿,看着她那模样,只觉得心中一阵畅快,仿佛一直以来的火气都得到了一些消弭。

慕木在地上捂着肚子,长大了嘴,好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

她的嘴型仿佛在说什么,沈卓然没有听清,下意识地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疼......我好疼......”好像有个搅拌机不停地在她肚子里搅动,弄得慕木痛不欲生,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样通过。沈卓然这才注意到她裤子上早已经是一片鲜血淋漓,配上她那张白到透明的脸,简直让人触目惊心。

血......她流血了?

沈卓然愣愣地站在原地,忽然觉得浑身发麻,如坠冰窖。

慕木伸出沾满血的手,像是抓一根救命稻草般地抓住了沈卓然整洁的裤腿,“救......救我......”

身后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将一份文件递给沈卓然,“先生,查到了,是王氏老三。”

“行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沈卓然答的心不在焉,语气里少见的焦躁。

直到慕木昏迷前的那一刻,她看着沈卓然有条不紊的动作,她终于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原来他不爱她到连孩子,都不想要。


第十章 放了我妹妹


“你们听说了没有?沈氏老总的那个老婆,好像快死了。”

“沈总哪儿来的老婆?你瞎编的吧?他们那样的人,结个婚还不得闹到月球上去啊。”

“不,是真的有个老婆,只不过好像不得沈总喜欢,所以连面都没有大家面前露过。”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是这样,我们医院那天接到调血通知,说是某个大人物的太太出了事情,急需用血,闹得好一番鸡飞狗跳。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沈总的太太流产大出血了。唉,你说这有钱人家的女人就是脆弱,流产都跟死了一样。每年那么多小年轻,流产跟上厕所一样,屁事儿没有,就她要死要活的。”

“诶,你懂什么呀?你都说了人家沈总不喜欢她,你怎么知道她就是流产不是其他的呢?”

“也是。”先前说话的那个人想了一下,点头道,“有钱人的事情,我等屁民闹不清楚。我听人说他不喜欢这个太太,如今人流产了,为什么还要救啊?让她死了不是干脆?”

“你懂什么?就这样才好呢。你想想,他要是老婆还在,肯定没有人让他继续结婚了,那不是正好?反正他都不喜欢,现在这个还能留着当挡箭牌呢。”

“这样啊......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两个男人的对话传到旁边慕心的耳朵里,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筷子,眼前这碗刚刚出锅的面,她是在也吃不下去了。

这两个男人说的......应该是真的吧?

毕竟没有谁会拿这样的话来说。甚至慕心毫无理由地怀疑,这两个人很有可能是沈卓然派来的,为的就是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慕心,让她自投罗网。

慕木和她约定,在这家她们以前常来的面馆汇合,然而她把自己放出来了,可是慕木却留在了沈家。

听到这两人的话,她还有什么不懂的?分明是慕木用自己吸引了沈卓然的注意力,换她逃走。

而她的亲妹妹,从一开始来找她的时候,说不定心里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牺牲自己了!

真是......真是个傻姑娘。

她也不想想,如果她都不能跟着一起走,自己一个人离开又有什么意义?

况且,沈卓然那样的人,那样的手段,她如何敢把慕木一个人放在那里?

慕心将面前的碗一推,直接起身走人了。

她打车,再次来到沈家,在大厅中见到了那个男人。

沈卓然的面色一如既往地淡定,看到她回来,没有丝毫的波澜。

“放了我妹妹。”慕心不想跟他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

沈卓然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你这话说得有些好笑了。她是我妻子,理所应当跟我在一起,‘放’又从何谈起?”

慕心怒道,“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像是把她当成妻子吗?!”

慕木在他这里,连个玩物都不如!

她生气,沈卓然更生气,“你以为我这样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说变心就变心,那就算了,现在还联合那个女人来一起骗我!你明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他说完,又缓缓地笑起来,“不过没关系,你马上就要和我在一起了。”

慕心正要说话,他又说道,“别反抗,没有人可以再救你,连你的丈夫也不行。”

听他这样说,慕心悚然一惊,“你把他怎么了?”

“没什么。”沈卓然抿唇一笑,“你要是肯在这里安心做客,那么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你再不听话,那他......可能就是家破人亡吧。”

慕心瞪大眼睛,掌嘴骂道:“你卑鄙!”

慕心知道跑不掉了,跟沈卓然说道,“送我去慕木那里。”见他没有立刻同意,慕心冷笑了一声,“我和慕木两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沈先生难道还怕我们耍什么花招?”

沈卓然笑起来,“最好是不要,因为你知道的,没用。”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到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看全部章节请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