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榨汁机销售联盟

为何你不懂

汽车人必须死2020-12-15 09:15:46

DEC

08

战马关公身上纹,关注加给社会人

——卡洛斯三世

为何你不懂?


(老大别开枪,是我!我来给您交稿子了!)

(放桌子上吧,我看完这片子就给你润色一下。)

(得嘞!)

喵了个咪,老子在赛博坦呆得好好的,每天不是绿毛石就是紫石嚼着,渴了有液矿,饿了有火种。你自己为杀掉汽车人当老大来到地球,妈耶,非得带着我……

  (搅拌机,你自己嘟囔啥呢?!)

(啊!没啥,老大!)

但你别说,介地球上面东西还真不赖。好家伙,看看百亩坂这份量!嗬~再看看馨语声这大长队! 咳咳,嗯,该说正事儿了。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我寄几,我姓搅名拌机,你也可以管我叫小j机,反正我们老家那疙瘩的银儿都这么叫我。九七年借我大哥威震天的光儿咕嚓一下来到地球,他去哪嘎达了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很清楚滴记得他把我撇一老崔家的柴火垛里了。

在地球的日子呢,每一段时间我都会变成一件新的东西陪着这户人家,该说不说这也二十年儿了。一开始呢我是一台大头彩电,后来是一台座机,再后来呢我是洗衣机,我是冰箱,我是小霸王,我也是辽F63053的那台客车。在成为那家二儿子的手机之前,我一直作为摩托V8陪着大儿子。

 

大概在零七年看到大儿子和他表弟的对战之后,我才了解到了宇宙中还有这样的东西。在我们赛博坦,最有趣的恐怕就是在威震天变身的时候偷偷把他的大炮藏起来了吧,我们赛博坦人的娱乐活动还是太匮乏了。是在那天,我看到了一群蓝衣白裤的人和黄衣蓝裤的那些在一起抢一个球,似乎取胜方式是看哪一方把这个球搞进网里的次数多。

“亨利太快了,哇!”,“那你倒是别用卡洛斯下底传中啊!”,“这游戏做的也太好了,小鬼子做得游戏还是得承认啊”,“切,我不服,再来再来,我可是振兴区实况8 小王子!”。

“妈,你把我弟领走!”

看入迷了的我回头一看,二儿子站在哥俩的身后,踮脚探出个小脑袋瓜,直直的瞅着电脑屏幕。那是叫把戏和乏过嘛,哥哥,哥哥,哥哥…….

 

“哥,你选皇家马德里吧,不用让我。”

“小子,觉得自己厉害了是吧,来!”

“老大,老二来吃饭了…….”

“来啦……”

09年的春节,这俩哥俩得空就坐在电脑前不停地对战,看着不熟悉的组合逐渐变成熟悉的名字:哈维,梅西,普约尔,劳尔,C罗,拉莫斯……那时起二儿子每日在学校的吹牛主题中又多了一个——足球。PES 2010带来的快乐,我没有切身体会到,但是在他脸上闪光的欢乐我都看在眼里。他开始和打篮球的男生们讨论梅西的漂亮过人,越来越多的说起C罗的暴力射门,他的足球世界开始打开,英超里的球队图标都好帅啊,西甲球队名字翻译的超酷,噗~法甲没几个认识的,能力也好低哦。

转眼间到了二零一一年,初三的二儿子常常与同伴们去通宵,别人玩CF的时候他永远都在踢实况12。这时候他对德比,死敌,冠军等词汇逐渐开始敏感,夜晚闪烁的屏幕有时也会是地球人叫做直播的内容。

稚嫩的少年总觉得巴萨比所有的球队都强,还带着那么一股优越感。把着手里的三星i9000(也就是我)浏览着体育新闻,时不时的留言喷人。少年爱上了巴塞罗那这支俱乐部,爱上了梅西这位球星,爱上了阿根廷国家队。

时钟快速转动。二零一五年,十八岁的少年进入了大学,而我也更新换代成了ip6。老崔家的二小子在这里加入了他喜爱的足球队,有了梦寐以求的球服,有了一起踢球的兄弟,有了共同奋斗的目标。你问我感受如何?当然他每次训练的时候都是我最爽的时候,有时就把我裹起来随便塞进包里,甚至有时根本都不管我的体位舒不舒服。但我每次都很享受,翘着小脚唱着歌,还没人在你身上乱戳的那份惬意。但我有时竟然也会觉得有一丝的欣慰和快乐,却不是因为得到了片刻的自由。毕竟,我看着这小子长大,我也喜欢着他喜欢的一切啊。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的旅顺口的气温还没有很低,却很冷。就像少年那一天在阳台呼着热气对伙伴说的那句话:“你知道嘛?我实况17大师联赛玩儿到二零二五年了,C罗退役两年了,梅西都三十八了!”。

“是啊,天真的变冷了啊”。

冷你奶腿,别人都穿秋裤了就你不穿,冻死你!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

“喂,你谁啊?”

啊!山姐啊!没事儿,没问题,天气不冷,可以克服!少糖中杯,去冰加奶,珍珠换豆对吧?好嘞好嘞好嘞,5分钟后请山姐下楼。

“哪儿去啊?又买奶茶去?!”


嗯……(臭小子你别看我啊,我不去啊,我死都不会去的!哎,你别动手啊.我不想去啊!)

 

马上要被冻关机的小机用最后百分之一的电,附上一首很喜欢的歌给大家。

张国荣的“当爱已成往事”。

希望大家,能gòu xi

不关注我,你会死的很有层次感。